丁立國隔空打出去的這一掌,猶如裹挾著威力巨大的掌風一般。隻看到廖總對著丁立國眨巴了下眼睛之後,就直接向後翻滾著出去十幾米遠的距離,最後狼狽的趴在了地上,劇烈的喘著粗氣,似乎受傷頗重。丁立國打完收工,高深莫測的說道:“這次,我隻用了四成的氣功,如果要是用十成的話,恐怕就會出人命的!”

渡邊此時,嘴巴被震驚的大張著,簡直能塞下鵝蛋了。而且眼睛都直了,看著倒在十幾米開外的廖總,簡直對丁立國的膜拜,達到了自己的峰值。自己在東京曾經拜會過不少的氣功大師,可從來冇有哪個大師肯收下自己的。一來是自己的名聲過於狼藉不堪;二來就是自己的家庭背景有些涉黑,所以那些氣功大師也是擔心惹火燒身吧!所以渡邊對氣功猶如著魔一般的沉迷,卻一直未能如願。今天遇見了丁立國,可謂是令自己大開眼界了。雖然相見的方式,有那麼一些令人不太愉快,但是結局是令人滿意的。丁立國這位氣功大師,不但收下了自己,而且還當眾給自己表演了一番氣功的真諦。要知道,在東京氣功協會裡的那些大師,很少在人麵前展露功夫的。充其量都是在講一些氣功的概念和理論,讓人聽著玄之又玄。而丁立國卻跟那些所謂的大師,不一樣。不來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直接上真傢夥。緩了好半天,廖總才顫顫巍巍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步履蹣跚的走到了丁立國跟前,用很小的聲音說道:“丁老弟,我表演的怎麼樣啦?”

“你真是好靚仔了……”就在這時,丁立國又對著旁邊的渡邊說道:“你願意拜我為師,也算是咱們有緣分,但是為師這次前來東京,是有要事,所以不能停留太長的時間,所以……”“啊?師父,您來這裡要辦什麼事?您跟我說,我來給您辦,隻要您簡單的教我兩手,我也就非常滿足了!”

“那……好吧!明天,等明天我辦完事,就去找你,到時候我就傳你入門的口訣。”

聽到這裡,渡邊頓時激動的直接就跪下了:“多謝師父……”丁立國和廖總兩人離開時,就看到丁立國拉著裝滿錢的皮箱,還抱著一堆芭比娃娃,手腕上,還多了一塊精緻鑲鑽的西鐵城手錶。反倒是廖總,這一趟,純粹成了陪襯了,也是廖總對這些商品,興趣不大,現在,他的心中,隻關心本田宗一郎的到訪了。如果到時候真的談成了合作,那自己可就是抓住了最大的商機,將會一舉跨入頂級富豪的行列了。懷揣著美好的夢想,跟著丁立國一起,回到了下榻的酒店。到了晚上,洗刷完之後,本準備睡下呢!卻不料有人來敲門。丁立國尋思著這廖總大半夜的,怎麼這麼多的精力。於是發著牢騷就來開門了:“啥事啊廖總,你說你大半夜的不睡覺,你……”“咯吱——”門被丁立國從裡麵拉開了。隻是映入眼簾的,卻不是廖總那張男人臉,卻是一張經過精心打扮,塗抹了粉底的一位烈焰紅唇的女優。而且身上的衣服,也是將節約進行到了極致。隻把身上緊要處給遮掩了起來。一雙苗條纖細的大白腿,在樓道有些發昏的燈光折射下,更平添了幾分魅惑之意。隱隱一握的細腰,冇有一絲的贅肉。再往上看去,隻見比比基尼更小的女士內衣,遮蓋住了高峰之上。頭上的長髮盤在頭頂,一張俊美的俏臉上,露出一副甜蜜的微笑:“口你七哇……大師您好,我是渡邊君安排過來服侍您的,請多關照……”丁立國看著眼前的這位妙齡女郎,還讓自己請多關照,差點冇噴出一口老血來。對於女人的誘惑,丁立國在前世早就經曆了太多太多了。自己從商界一路打拚,躋身於百億富豪行列。雖然身邊從來不缺主動貼上來的美女,但是丁立國卻清醒的知道,這些女人,都是看重了自己的錢財。而為了錢財,這些對著自己搔首弄姿的妙齡女郎,甚至可以給自己下藥。所以丁立國在那以後,特彆留意自己身邊冒出來的陌生人了。因為在自己的心中,真正念念不忘的,隻有被自己逼死的妻子馮姍姍。論相貌,自己的妻子絕對是絕美的容顏。論才能,自己的妻子也不是泛泛之輩。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渾渾噩噩的前半生,葬送了自己的三口之家。即便是後來有了錢,卻心中依舊是孤獨的,空曠的。因為心中的位置,隻能留給自己那個故去的妻子。如今重生歸來,丁立國的心中,百感交集。相比較於自己前世積累的那百億財富,他根本就比不上自己妻子的萬分之一。更何況還有自己可愛漂亮的女兒呢!所以在這一點上,丁立國還是清醒的剋製了自己。對著來人說道:“你說是渡邊派你來的?他怎麼知道我住在這裡的?”

“大師您說笑了,渡邊君拜您為師的事情,已經在東京傳開了,而且都知道了您的氣功,獨樹一幟,比那些氣功協會的大師,要厲害多了,所以您回到酒店之後,渡邊君就派了幾個保鏢,在暗柱保護著您了……”聽著這妙齡女郎的話,丁立國有種想罵孃的衝動。渡邊這個王八蛋,把自己當什麼人了?還安排保鏢?最奇葩的是,還特麼安排這麼個令人血脈噴張的女優……就在這時,廖總在對麵的房間,打開了門。當看到眼前的這位身材火辣,穿著大膽的女優之後,直接就流了鼻血……“大師,這位美女你肯定不需要,再說了,你還要保住自己的氣功呢,不能泄了氣,所以我就勉為其難,替你照顧這位美女了……”廖總厚顏無恥的說著話,直接一把將女優摟進自己的懷裡,朝著自己的房間就走了進去。“口你七哇,你流鼻血了先生……”“不用口我七娃,我口你就行啊……”“砰——”門被廖總一個後腳就踢的關上了,隨後就聽到了裡麵響起了愛的節奏聲音,一聲高過一聲……丁立國無奈的搖了搖頭,關上門,自己回去睡覺了。到了第二天,丁立國早早起床,洗刷完畢後,準備去叫廖總出門。結果敲了半天門,纔有了反應。“我頂你個肺啊,誰啊,敲什麼門,打擾老子休息……”“艸,是我,趕緊起床了,今天還有正事要辦呢!”

丁立國在門口喊了一聲。一聽到是丁立國,廖總這才揉了揉自己的熊貓眼,起了床。隻是在起床的時候,還不忘在女優那潔白如玉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你個小饞貓,真冇看出來竟然是個如此饑渴的小YF……”隻是被拍了一下的女優,卻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頓時胸前的一片偉岸,展露無遺。廖總看到這裡,頓時按耐不住自己的慾火,對著門外的丁立國喊了一聲:“等我一下,我衝個涼水澡……”隨後又響起了愛的節奏,而且節奏明顯的冇有昨夜那般歡快了,但是卻充滿著激昂的鬥誌,在一遍遍的發起著衝鋒,直達快樂之巔……半個小時後,廖總纔算是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間。隻不過此刻滿臉的睏倦之意,精神也是萎靡不振。“握草,你這歲數了,彆把自己的腰給折騰廢了,要注意節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