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門中有怪物這件事已經人儘皆知,且看那怪物的強大實力,在場眾人皆是多有猜測。

也許那進入輪迴門的各路強者已經徹底隕落,當然,除了戰神以外。

戰神有戰神甲的保護,就算那怪物在強大,相信也不可能將戰神的戰神甲打碎。

但……

在場之中有人有心前往,此刻顯得多有猶豫。

就算是道身他們也不想進入輪迴門中,因為這簡直就是一條有進無出的不歸路,既然知道是不歸路,為何還要進入其中。

「弑仙前輩,你怎麼看。」

花神主動找到鄭拓,試圖詢問鄭拓是否認識那怪物,或者其要瞭解更多有用的資訊。

「用眼睛看!」鄭拓如此迴應。

「額……」

花神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弑仙!」荒神在此刻也是趕來,出現在鄭拓的麵前,「弑仙,我也不廢話,你可知道輪迴門中是否存在危險,剛剛那怪物又是什麼。」

荒神主動詢問,使得鄭拓想了想。

「荒神前輩,你所言我一概不知,甚至,我都不知道輪迴門的存在,而且,你們應該明白,我的身份太過特殊,特殊到根本不敢去觸碰輪迴門,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我是一枚打開輪迴門的鑰匙,觸碰輪迴門之下直接將門戶打開,將其中的怪物引入輪迴塔中,相信,你我都將會遭受危險。」

鄭拓如此說道,首先讓自己處於一個較高的位置。

「你這般說也不是冇有道理,畢竟,你不是輪迴界中的輪迴生靈,縱然你掌控有輪迴令,相信其中有很多輪迴帝設下的手段你並不知曉。」

荒神點了點頭,表示對鄭拓的迴應非常理解。

「荒神妹妹說的冇有錯,弑仙前輩所言也冇有錯,但……你們二者都應該知道,輪迴塔之靈應該就在這輪迴門的背後,兩位,戰神已經進入其中許久,你我在不動身,恐怕輪迴塔之靈便會被戰神奪得,待得戰神煉化輪迴塔之靈,在場你我都要被趕出輪迴塔的。」

花神有意提醒鄭拓與荒神,告知他們二者,戰神已經進入其中許久。

「花神前輩,你有數尊道身,為何不派遣一尊前往其中探查?」鄭拓如此詢問花神。

「弑仙前輩,實不相瞞,我從這輪迴門中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危險,那種危險讓我不敢輕易前行,這不,我來找弑仙前輩,希望與弑仙前輩合作,共同前往其中,不知前輩意下如何。」

花神笑眯眯的說著。

其婀娜多姿的身形不住靠近鄭拓,一副任由鄭拓指揮的樣子,頓時引來荒神的白眼。

「花神,收收你那該死的味道,你要明白,弑仙不是你眼中那種冇有腦子的傢夥,你想跟隨弑仙小友進入輪迴門,然後藉此搶奪輪迴塔之靈的計劃,彆以為弑仙小友看不出來。」….

荒神如此說話,一方麵的確看花神這死樣不爽,另一方麵也是在提升鄭拓,不要與花神組隊,因為這傢夥並不單純。

對此。

鄭拓自然知道花神的想法。

「哎幼幼……我的荒神妹妹,這話讓你說的真是完美,要我說呀,妹妹你跟隨弑仙小友,不也是想通過弑仙小友找到輪迴塔之靈,然後出手搶奪,而我做了與你一樣的事,你為何能夠如此咄咄逼人的針對我呢?」

花神笑眯眯的說著,言語中同樣揭露了荒神的意圖。

「花神,少在這裡挑撥離間,我與弑仙小友的合作早已定下,容你在這裡說三道四,滾蛋。」

荒神不爽,直接叫罵花神,讓其滾蛋。

「不滾不滾我就不滾,我要跟隨弑仙前輩,

成為弑仙前輩身邊的左膀右臂,你管我。」

花神一副賤兮兮的模樣靠近鄭拓,若非鄭拓送來生人勿進的微笑,恐怕花神已經貼上去,死死抱住鄭拓的手臂,誓死跟隨鄭拓。

「兩位,此時此刻,我覺得不要在繼續爭吵纔是。」

「弑仙前輩可是有什麼計劃?」花神好奇模樣,荒神同樣看來。

「計劃談不上,僅僅隻是一些建議,我的建議也很簡單,兩位若是想做便是去做,輪迴門就在這裡,若不想冒險,恐怕是不可能的,而且,要做便趁早做,不然,待得戰神尋得輪迴塔之靈後,兩位恐怕也不會好過。」

鄭拓所言猶如冇有所言,他居然教唆二者進入輪迴門中。

「弑仙前輩,輪迴門中必然有大危險,不如前輩跟隨我一同前行如何。」花神仍舊不放棄,試圖拉攏鄭拓一同前往。

「不去不去,你們若去便去,反正我不會去。」鄭拓擺擺手,拒絕花神的邀請後,轉身離開。

荒神與花神互相看看。

荒神看不上花神,認為這就是歪門邪道,不配與自己比較。

反觀花神,其卻想要與荒神組隊。

「荒神妹妹,你我組多如何,畢竟,你我皆是破壁者,相信你我組隊成功率更高一些。」

麵對花神的邀請,荒神果斷拒絕,隨後其轉身,竟然直接朝著輪迴門前去。

很顯然。

荒神知道鄭拓不會與自己組多,索性,她便會親自前往輪迴門中探索。

彆的不說。

若是自己掌控輪迴塔之靈,對她來說也將是一種巨大的提升。

不管怎樣,輪迴塔乃是先天至寶,擁有一件先天至寶,她作為破壁者的整體實力必然能夠有巨大提升。

荒神在眾目睽睽之下,直接進入輪迴塔中。

眾人屏氣凝神,望著如此一幕,待得荒神進入其中後,眾人皆是等待著某些事。

然而。

眾人推演中荒神與人戰鬥的畫麵冇有出現,安靜,唯有安靜,存在輪迴門所在。

奇怪?

輪迴塔中有其她荒神道身。….

此刻的荒神道身望著此時此刻的輪迴門,居然感應不到自己道身的位置。

也就是說。

輪迴門阻擋了他與自己道身的聯絡。

居然能夠阻擋破壁者道身的聯絡,看來,輪迴門的確為輪迴帝親自打造。

不然。

他想不出居然有人能夠遮蔽自己的道身。

不僅如此。

她在荒神大世界中的本體此刻居然也感應不到自己道身的消失。

輪迴帝啊輪迴帝,你究竟在輪迴門中留下了什麼,居然如此謹慎小心。

「如何?」

鄭拓的傳音傳來。

「感受不到道身的位置,而且,看樣子輪迴門果真隻能進入,不能出來,畢竟,我與道身有過溝通,進入其中後率先歸來,或者發出一些信號,如今看來,冇有任何迴應,應當是出問題了。」

荒神如此迴應鄭拓。

「果真有些問題啊!」

鄭拓與荒神保持著密切的聯絡,二者的合作關係顯然比與花神的合作更加牢靠。

「弑仙,你作為輪迴令的掌控者,當真不知道輪迴門的存在嗎?」荒神製度詢問鄭拓。

「不知道,我剛剛掌控輪迴令不久,對輪迴界中的種種並不知曉,何況這輪迴帝親自設下的手段,不知道也屬正常。」

鄭拓搖了搖頭,因為他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話說,荒神前輩,在

輪迴門剛剛出現時,玄武尊者直接叫出了輪迴門這三個字,還請前輩穩穩玄武尊者,可是知道些什麼。」

鄭拓總覺得玄武尊者非常神秘,其應該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我問過了,玄武爺爺的確戰鬥一些東西,但那些東西很少,幾乎無用。」

「玄武尊者說了什麼?」

「玄武爺爺說,輪迴門乃是輪迴帝親自打造,其所用的材料來自原始仙界,乃是一種能夠煉製先天至寶的珍貴材料,至於輪迴門的背後有什麼,他全然不知。」

聽荒神如此所言,鄭拓仍舊覺得玄武尊者知道些什麼。

他有如此猜測也冇有辦法,玄武尊者不說,自己總不能直接搜魂,況且以玄武尊者的實力,恐怕記憶之海中相當危險,其就算敞開記憶之海給自己搜魂,自己也不敢進入其中。

「弑仙,你什麼時候進去,你若進入,我這裡有一枚令牌你拿著,到時候你能夠你憑藉如此令牌找到我的道身。」

荒神將一枚令牌送給鄭拓,鄭拓隻能接下。

他暫時需要荒神的幫助,所以不能拒絕對方的令牌。

如果以正常角度來講,他不會要任何人的令牌,如今情況特殊,隻能暫時忍一忍。

與荒神暗中稍有交談後,荒神便是離去,進入自己的修行狀態之中。

隨後。

花神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也是找到鄭拓,將一枚令牌交給鄭拓,表示自己要進入輪迴塔中,如果鄭拓進入其中,可以憑藉令牌與自己聯絡。….

鄭拓對此想了想,便是將令牌留下。

如今不知道輪迴塔中是什麼情況,所以若有荒神與花神這種幫手最好不過。

至於進入其中後二者會不會跟自己搶奪輪迴塔之靈,難道,自己不與他們合作,他們便不會跟自己搶嗎?

很顯然。

無論雙方是否合作,二者都會跟自己搶奪輪迴塔法寶之靈,與其這般,不如與二者合作,共同前行,這般一來也相對安全許多,不至於自己一人遇到危險後冇有辦法。

花神邁著優雅的腳步,進入輪迴門中,整個局麵,各路強者皆是看在眼中,誰都冇有說話。

荒神與花神如此兩位強者進入其中,引得其他強者皆是紛紛效彷,也都進入輪迴塔中。

其中,便是有鄭拓比較熟悉的存在。

「武道師兄,你確定要進入輪迴門中?」鄭拓看著麵前已經做出決定的武道。

「鄭拓師弟不用為我擔心,一路行來,我也遇到了諸多危險,在我看來,危險便是提升的前夕,我行之路註定充滿危險,而這輪迴門中似乎有更加強大的存在,我想去見識見識,若是可以,便是與其交手,提升自我。」

武道有自己的路要走,他的路需要他與更加強大的存在戰鬥,在戰鬥之中提升自我,讓自己變強。

輪迴門中的怪物很顯然不是破壁者級彆的存在,但是卻比正常的半步破壁者強許多,相信武道便是看中這一點,所以打算前往修行。

誰能想到。

人人皆擔心的輪迴門中,居然是最適合武道修行的地方。

「既然師兄有如此打算,我也便不再阻攔,此物你拿著。」鄭拓取出一枚玉佩,交給武道,「師兄,你手持如此玉佩,若遇到危險碾碎便是,我隻要在輪迴門中,相信便是能夠感應到你的位置,前往搭救。」

鄭拓乃是好心,不希望武道出事,但武道卻拒絕了他的玉佩。

「師弟,你的好意我明白,但對我來說,並不需要這種後手,我的路若有後手,便會阻礙我的成長,我需要冇有後手的戰鬥,需要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覺悟。」

武道上前,笑著拍了拍鄭拓肩膀,「鄭拓師弟,能夠在這裡遇到你,我很開心,但開心總是短暫的,你我皆有不同的路要走,今日就此彆過,來日再相見,把酒言歡,訴說曾經。」

聽聞武道所言,鄭拓頗有一種再也不會見麵的感覺。

「武道師兄,山路滿是荊棘,你我頂峰見。」鄭拓雙手抱拳,如此迴應。

二者皆點頭下,武道轉身離開。

他來到輪迴門前,冇有任何猶豫,直接邁步進入其中。

「我說,武道這傢夥是不是瘋了,居然以本體進入其中?」有人發現了這件事,當即驚撥出聲。

「這個瘋子!」

無西出聲,眼中滿是瘋狂的樣子,似乎對武道如此舉動不爽,而這不爽顯然便是因為武道太強,強的讓他有些嫉妒。

「該死的武道,真是逼迫我不得不更加瘋狂啊!」

黑王嘴角抽搐。

他本以為自己足夠瘋狂,誰能想到,武道這傢夥比自己還要瘋狂,而且是那種習以為常的瘋狂。

既然如此。

「去就去,老子從來冇有怕過。」

黑王身形一動,緊隨武道身後,以本體進入輪迴門中。

如此一幕,當即刺激到了一些年輕人的神經,使得他們有以本體進入輪迴門的衝動。

「各位,我奉勸你們一句,不要學習他們二者,因為他們二者本來就是瘋子,當然,如果你們覺得自己也是瘋子,就當我冇有說話。」

有鄭拓的提醒,在場年輕人皆是陷入沉默之中,久久冇有迴應。.

偷神月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