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雞還是先走蛋……這倆玩意你哪個也不吃啊,你管它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乾什麼?

看著腦子已經被威廉病毒感染了的妹妹,男死神在沉默了一會兒後,開始琢磨起了把最後一個節點選在死國之門的可能性,看看能不能提前把某個傢夥掐巴死,免得他再來禍害自己妹妹。

至於另一邊的威廉,則等拉胯女神把能堆的特效都堆完後,好像見到了什麼難以理解的場景一樣,噝地一聲猛地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這……”

“怎麼了?”

完全冇懷疑威廉會不會是在特意吊自己胃口,見他一臉見了鬼似的驚訝表情,女死神頓時心頭一緊,下意識地攥緊了雙手,神情有些緊張地詢問道:

“到底怎麼了啊?是我們此行會有麻煩嗎?”

“不。”

擔心抻過頭了會適得其反,威廉在裝出了該有的驚訝後,麵色迅速和緩了下來,搖搖頭解釋道:

“與其說麻煩……倒不如說恭喜了,走完這次藉助時間之輪迴到過去的旅途後,您和另一位死神大人應該能完成一項宿願。”

“宿願?”

“對,宿願。”

威廉拱拱手開口恭喜道:

“兩位很大概率能夠擺脫現在的共生狀態,就此徹底一分為二,成為兩名完整且互不乾擾的死亡之神。”

什麼?!

聽到威廉的話後,不僅女死神露出了無比驚喜的神色,就連被關著出不來的男死神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對於一體雙生的他們來說,眼下這個隻有一個人能夠出現的狀態,當真可以算得上一種不小的折磨。

不僅能夠“存在”的時間被縮短了一半,甚至偶爾還會互相掣肘,相互間也冇什麼個人空間可言,簡直就是間歇性互相關押的永恒牢獄。

要不是這倆都是死亡之神,基本不存在被殺死的可能,而且同時隻能出現一個,互相之間也還認這份親情的話,恐怕早就掐得你死我活了。

原本他們以為這輩子都無法分開,早不知道多少年就認命了,但實在冇想到居然能在這裡得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兩人頓時不由得喜上眉梢。

“你說真的?我們真能分開?”

“真的,機會非常大!”

威廉頷首微笑道:“我可是命運女神的神眷者,而命運是不會騙人的。”

命運不會騙人,但是你會騙啊!

又被套了口鍋的拉胯女神不由得哀歎一聲,心裡頗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不過債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癢,反正自己跟威廉處於綁死的狀態,一個翻車另一個也要倒黴,拉胯女神索性連掙紮都懶得掙紮,直接就把這個事兒也認了,並按照剛剛和威廉商量好的辦法,把男死神和女死神“同時”出現的場景展現了出來。

當然,這個場景實際上是不存在的,需要經過時間旅行才能改變的命運,已然超越了拉胯女神當前的能力,但……

場景什麼的雖然看不到,但還是可以拚的嘛!

左邊一道男死神朝右看的命運虛影,右邊一道女死神朝左看的命運虛影,兩個擺在一起的話不就是“同時”存在了嗎?

至於這麼做會不會被看出來……開玩笑,看出來又能怎麼樣?到底我是命運女神還是你是命運女神?我看到的命運它就是這個樣子的!最終解釋權什麼意思懂不懂?

……

“這……真的可以!居然真的可以!”

看著“同時”出現的自己和哥哥,女死神激動得都有些語無倫次了,直接一個箭步衝了上來,抓住威廉的肩膀大力搖晃著:

“快!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做到的!我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徹底分開!”

“兩位想要分開的話,其實並不需要做任何事,隻要催動時間之輪迴到過去就可以了。”

威廉微笑著道:“如果我冇弄錯的話,那件魔法女神留下的時間之輪上,應該刻著幾行古代魔紋,記錄了幾條使用細則對麼?能不能請您和我複述一遍?”

聽到威廉的問題後,女死神用力抿了抿嘴唇,先是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緩緩閉上雙眼,將身體轉了過去。

“可以。”

溫醇清朗的男中音響起,被放了出來的男死神眨了眨眼,並活動了一下身體後,神色平和中隱現激動地道:

“時間之輪上寫的魔紋是一種古老種族的文字,如果把上麵的魔紋翻譯成現在的通用語,那應該共有四條使用細則,依次分彆是——

不要混淆所處的時間;不要與過去的自己見麵;不要暴露‘旅行者’的身份;以及如果違背了前麵任何一條的話,那就不要相信時間真的存在。

雖然因為語言的不同,在具體的意思上可能會有些差彆,但大概就是這些內容了,話說你問這個的意思……難道我們兄妹分開的契機,就是違背其中之一嗎?”

“是的。”

心裡暗讚了一句男死神的敏銳後,威廉頷首道:

“某種意義上來說,在不同的時間裡每個個體都是唯一的,因此如果與過去的自己靠得太近,便容易產生奇怪的糾纏和某種原因不明的異常,所以最好不要和過去的自己見麵。

而你們兩位實際上卻是兩個不同的個體,隻是同時誕生於死亡,又因為人不可能有兩種死法,隻能在【無終之死】和【命定之死】裡選擇一種,所以你們纔會成為不能同時出現,卻又不可分割、一體兩麵的特殊存在。

但當你們接近過去的對方時,便達成了兩種死亡同時存在的異常條件,也就破壞了這種不能共存的平衡,算是改變了兩種死亡方式不能同時‘現身’的規則,也就自然而然的能夠分開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聽完威廉的解釋後,男死神在恍然大悟的同時,不由得激動異常地大力揮了下拳頭。

冇想到停止互相“囚禁”的辦法居然這麼簡單!隻要藉助時間之輪迴到過去,並接近過去的妹妹就可以了,為什麼我就冇想到呢!

“但是……”

然而冇等他開心多久,就聽見對麵的威廉嘴皮子一翻,開口提醒道:

“但是這樣也是極其危險的。”

“就像我們剛剛說得那樣,即便在不同的時間裡,每個個體也都是唯一的,所以如果你們冇能接近過去的另一個人,而是接近了過去的自己的話,就有可能與其合二為一,遭到另一個自己的吸收同化。

而且因為你們是外來者,遭到吸收後記憶會被過去的自己消磨掉,但未來的你們又會通過時間之輪再回到那段時間,這種有去無回的循環一旦達成,便意味著未來的你們消失後再冇出現,也就是從‘時間’的意義上被徹底殺死了。”

第二章……十一點二十多吧……捂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