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第三階段啊就是鬥氣的充盈,使得全身上下都累積有鬥氣。”

“這第四階段啊是一個門檻,主要修煉鬥氣透體而出,可以附著到物品之上。不過普通的物品無法承受住鬥氣的灌注,必須得是附魔武器纔可以。”老者一點一點的講著。

“那爺爺,什麼又是附魔武器啊!”小男孩接著問道。

“附魔武器是一種鍊金裝備,通過特殊的魔法材料在武器上勾勒銘刻魔法符文。使得武器更加堅韌,同時一些高階的附魔大師,還能在武器上附加技能。”老人耐心的給孫子解釋道。

老者講到這裡羅森也不由得來了興趣,端著一杯新的麥酒放到老者麵前,跟著便坐在了小男孩的旁邊。

老人向著羅森道了聲謝之後小男孩便迫不及待的追問了起來。

“那爺爺爺爺,第五階段的鬥氣呢,是元素嗎?”小男孩急迫問道。

“乖孫兒真聰明,第五階段的鬥氣修煉正是元素,主要修煉鬥氣的特性。用自身鬥氣溝通天地元素,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鬥氣屬性。”說著老人意味深長的望了羅森一眼。

“這第六階段……………”

“乖孫兒啊,這就是鬥氣的十個等級。”老人講了好長一會纔講完鬥氣的等級。

羅森待老者講完後向著他認真地鞠了一躬,隨後便跟隨打手進了格鬥場。

走之前還不忘扔給傑弗裡幾枚銀幣幫忙把爺倆的帳結了。

老者望著羅森的背影,目光裡滿是笑意。

他走進格鬥場,看台上立馬沸騰了起來。這是今天羅森的第二次比賽,對戰一名雙手劍士。

剛剛他正麵對拚騎士威利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此時看台上情緒高漲。

“羅森,目前四勝零敗。”

“葛倫,一位新人選手,我們可否見證新的奇蹟。”

主持人快速介紹完雙方選手,隨後退出比賽場地。

“你好羅森,我叫葛倫,一名遊俠雙手劍士。”葛倫率先跟他打起了招呼。

“遊俠?”聽著這個單詞,羅森頓時心生好感。

“我看你的裝扮,應該也是一名遊俠吧。”葛倫接著自顧自大笑道。

“冇錯,我從小就夢想著成為一名遊俠。”羅森微笑回道。

同時打量起眼前這個高大的男人,他有著黑色頭髮,深遂略帶著點的眼神。腮下滿是鬍子,顯得很有個性。

一身標準的遊俠裝扮,上身一件皮甲,肩頭半件披風。背上還背有一把雙手巨劍十分帥氣。

“那來切磋一下,如何?”葛倫說著解下背後巨大的雙手劍。

羅森冇有回答,而是挺盾向前,戰士技—盾牌猛衝。

盾牌毫無保留的磕在了巨劍之上,葛倫不退反進,巨劍橫著一抽。

羅森隻覺得一股如山般的巨力狠狠砸來,隨即就連人帶盾的飛了出去。

僅僅一擊羅森敗北。

接著看台上開始歡呼了起來,同時有人咒罵著羅森。

“葛倫!葛倫!葛倫!”

“啊弟弟居然敗了,不過大叔也好帥啊”

“混蛋,這是假賽!假賽!”

“該死的羅森!該死的葛倫!”

“啊,我的金幣啊!去死吧蠢貨”

羅森躺在地上,神情有些落寞。

力量的懸殊讓羅森備受打擊。

眼前一暗,一個高大的身影遮住了燭光,正是葛倫向他伸來的右手。

“哈哈哈年輕人,彆為一時的勝利衝昏了頭腦。也彆被一時的失敗,打擊的信心。抬起頭看清他們的嘴臉。”葛路拉起羅森接著隨手往看台上一指。

羅森冇有說話,隻是沉默著。

葛倫大手搭在羅森肩膀上,摟著他向著場外走去,一邊走還在一邊喋喋不休。

兩人就這樣來到了外麵,傑弗裡陰沉著走了過來。

“嘿夥計,你害我損失了好幾枚金幣!”他黑著臉對著羅森說道。

“很抱歉,夥計。看來我是有些累了,我需要休息一下。”羅森滿是歉意的說道。

“休息,你在逗我嗎?下一場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現在你可以上場了。”傑弗裡冷冷地道,哪裡還有之前的熱情。

葛倫剛想出聲,卻被羅森阻止。

他隻是淡淡回了一句好,便向著比賽場走去。

羅森走進場地,看台上立馬傳來了叫罵聲。

“混蛋,居然還敢上台!”

“黑幕,假賽,去死吧!”

“該死的半精靈雜種,害得老子輸了那麼多錢。”

“哦,我可憐的小弟弟,好想把他帶回家好好“撫慰”一番。”

聽著台上這些不堪的話語,羅森心中好像有一縷火苗在一點點升起。

這時對麵走進來一名大盾牌。

羅森看的一愣,直到主持人開始介紹選手。

很快介紹完羅森,主持人接著介紹那麵盾牌後的主人。

“哈根·灰鬍子,來自大陸東南鋼鐵之都——格蘭特法特,灰鬍子族的矮人防禦者。”

“那麼現在,就讓比賽開始吧!”宣佈完主持便離開了場地。

“你好,朋友。”哈根拿開盾牌探出頭,率先打招呼道。

“你好。”羅森同樣回以禮貌的微笑。

“來吧!”矮人哈根挺起那邊盾牌。

羅森則是冇有著急動手,反而開始打量起來。

這種矮人防禦者算是羅森最頭痛的敵人了,保羅曾說過遇到這種鐵罐頭跑就行了,冇必要硬剛。

可是現在情況特殊,冇辦法羅森隻能戰鬥了。

鬥氣包裹住四肢他便向著哈根衝去。

“噹噹噹噹噹…”

一連串重物敲擊聲響起,羅森狂風暴雨般的拳頭印在了盾牌之上。

然而哈根確實一步未退,有如一座大山屹立不倒。

就這樣羅森整整轟擊了,十餘分鐘。整個人變得氣喘籲籲的。

那邊,矮人哈根也不好過,羅森的力量透過盾牌傳導在他身上,儘管已經卸去大半可以依舊有些讓他吃不消。

羅森也是打出火氣來了,腳下一踏就又朝著哈根衝去。

這一次他將鬥氣打入盾牌內部,原本堅硬的盾牌開始出現一個個凹進去的坑洞。

“這是什麼材料打造的,居然這麼結實!”羅森心裡暗暗吃驚。

哈根也是很驚訝,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他冇想到眼前的羅森小小年紀居然是四級戰士,連忙大叫著認輸。

接著頭也不回的向著台下跑去,根本顧不得看台上的叫罵聲,他怕再打下去自己的這麵鎢鋼盾會被羅森活活轟碎。

羅森輕呼口氣,接著朝場外走去。

隻是當他來到武器架附近的時候,卻被打手攔了下來。

“不好意思,你還有一場冇有打完,請回去繼續比賽。”打手淡漠的說道。

羅森並冇有說話,而是從武器架上抽出兩把短劍,冷冷的看著打手。

旋即頭也不回的進了格鬥場地。

“切,狂什麼狂,一會就讓你知道那個變態殺人狂的厲害。那傢夥瘋起來可是連同族都不放過的狠角色。”打手在後麵嘲諷道。

“殺人狂嗎,來的剛剛好呢。”羅森心裡想到。

“接下來是半獸人鬣狗…”主持人剛講到一半。

隻見一個鬣狗模樣的半獸人走進了賽場,嚇得他連忙說了句開始就往後跑去。

雙方隻是看了一眼,隨即立即開戰。

羅森手持雙劍迎向鬣狗的利爪,剛一接觸雙方便陷入了纏鬥。

羅森清楚的看到它那嗜血的雙眼和留著口水的利齒。

兩人纏鬥了好幾分鐘。

“嗚啊!”一聲怪吼

鬣狗朝著他拚命的進攻著,羅森躲避不及被抓傷了小臂。

胳膊上三條血淋淋的口子,皮肉都有些外翻了,讓他整個人都在顫抖著。

可是冇時間給他思考,鬣狗的又一擊已經近在眼前了。

關機時刻羅森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險之又險的躲過這一次撲擊。

“嗚啊”鬣狗半獸人再次仰天狂吼,接著雙手放在地上,做出撲咬狀。

羅森此時纔剛剛調整好身型,卻隻見鬣狗又一次撲擊而來。

可它終究不是真正的鬣狗,跳躍起來身下產生了很大空隙。羅森矮身躲過一半身子。

同時拚著左肩被它咬上一口的代價,右手短劍狠狠從它背心倒插而入,旋即鬥氣爆發,整柄短劍在它體內爆開,www.ukansh.com碎片劃開了它的內臟。

部分碎片也劃破了羅森的身體,不過都是皮外傷,並不致命。

鬣狗抽搐的倒下了地上,而羅森也一個踉蹌險些冇有站穩。

急忙拿出治療解毒藥水,一口灌了進去大半,同時將小部分剩餘藥劑澆在傷口上麵。

清涼的藥液澆在傷口上,羅森整個人都在哆嗦,強忍著疼痛向著場外走去。

隻是在他冇注意的時候,左手上的鮮血一點點向著戒指邊流淌而去,後流出來的血一滴都冇有落在地上。

羅森搖搖晃晃的走出場地,混身浴血的樣子,嚇得打手連忙躲到一旁。

他來到櫃檯前麵,慣例打包了一些食物。

隻是這一次他將另一柄帶血的短劍狠狠地插在了櫃檯之上,冷冷的說了一句。

“我們不再是朋友了。”

便轉身離開了酒館。

“羅森!”傑弗裡在後麵叫了一聲,見羅森冇有回頭,終極冇有將後麵的話說出口。

他來到酒館外邊呼吸了口新鮮空氣,一連串的打鬥讓他很是疲憊。

可是心裡那種不對勁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他總覺得要有什麼事情發生。

連忙給自己簡單包紮了一下,同時施展緩慢恢複魔法。

可能是覺得這樣恢複的還不夠快,他又取出一瓶治療藥水猛的灌了下去。

接著極速向著著窩棚處趕了過去。

穿過了幾條街道,他便來到那個小七她們所謂的“家”。

可是此時巷子裡哪還有她們的身影,窩棚裡早已空無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