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媧神祠所在山脈上空,一場兩大陣營之間的大戰突然爆發,而這場大戰的始作俑者赫然便是杜龍!

域外生物方麵,以庫峰為首總共擁有八名至強帝階統領級彆的強者作為主力,其它帝階至強級彆的存在上百人,剩下的巔峰境及其以下帝階強者近千之數!

盤古世界一方,西方光暗兩大勢力缺席戰鬥。

佛道兩修在眾多散修帝階強者,外加冥修、太陽神一脈的帝階強者聯合幫助下,實力比起域外還要稍微弱了一截。

算上大至勢、陸墨與敖軒三大至強統領,外加冥神伊娜、守護女神克麗絲、黃金聖鬥士沙加,總共也就六名至強統領級彆的強者。

六比八之數,幸好域外一方有兩大至強統領跑去對付杜龍,否則還真的會有些不太妙呢!

嗖嗖嗖。。。

在乾擾法陣的束縛下,杜龍傾儘全力施展出融合了時空大道第七重幾近圓滿境界的步法,整個人幻化為道道殘影,在域外帝階人群當中來回穿行殺戮著。

陣陣金鐵交擊聲中,他那上千條手臂揮舞著各種神兵利器,無比瘋狂地收割著敵人的生命!

無論是否當場被絞殺的敵人,他都要將其屍首收入鎮妖塔內,然後用威力驚人的九色火焰將其肉身焚燬!

如此大費周章的原因,其一乃是收刮敵人身上的戰利品。

其二則是毀屍滅跡的同時,將魂族、屍族強者的肉身焚燬,將其神魂成功逼出並且鎮壓起來,將來也好拿出來給兩柄可升階的戰刀當口糧!

“可惡的混蛋!哪裡逃!!”庫峰怒髮衝冠地大吼一聲,腳底步法接連變幻,開始在乾擾法陣束縛之下,全力追殺杜龍。

正常情況下,他在空間大道上達到第九重中期左右,按理來說他的速度應該要比杜龍快上一大截纔對。

然而,他們為了束縛住杜龍的身體,不讓他再次施展出類似於女媧時空步的詭異身法。

這些域外勢力不得不啟動了無差彆的乾擾法陣,如此一來杜龍的恐怖速度降下來了,他們這些域外帝階強者也會受到法陣的乾擾。

總之,庫峰此刻的速度最多也隻比杜龍快上一絲罷了,麵對一心想要迴避他們二人全力追殺的對手,他雖然極力想要快速與杜龍正麵對上,卻也是有心無力!

噗噗噗。。。

麵對庫峰憤憤不平的怒罵聲,杜龍絲毫冇有理會對方的打算,仍然一聲不吭地在數量眾多的域外生物當中快速掠過,漫天刀光接連不斷地收割著這些人的生命。

時間緩緩流逝著,眨眼功夫便又有數十名域外帝階強者隕落於他的刀下,最終連屍首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緊跟隨在杜龍身後追殺了老半天,結果非但冇有追上他,反倒還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又一個手下慘死在他的刀下。

庫峰戾氣濤天地怒吼道:“卑競!既然這個混蛋不敢應戰,那我們倆也彆跟他浪費時間了,直接殺進盤古世界的普通帝階成員當中,務必要讓對方血債血償!”

“明白!”

卑競又豈能不知道隊友這些話乃是故意說給杜龍聽的,當即非常配合地開口迴應一聲,然後作勢就要往盤古陣營那些普通帝階成員所在方向衝殺過去。

麵對敵人赤果果的陽謀,杜龍卻隻有乖乖就範的份,他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原本屬於自己的對手衝殺進盤古陣營當中,然後大肆殺戮那些實力較弱的隊友們。

一旦因為自己的緣故,導致眾多已方陣營實力較弱的人員被殺傷,杜龍可冇辦法做到像某些人那樣漠不關心,必定會為之愧疚難安!

嗖!

“哈哈!二位休急!你們倆的對手是我!”杜龍身形一晃就擋住二人的去路,嘴裡還在朗聲笑侃道。

“哼!”庫峰臉色難看地冷哼一聲道:“你終於不再逃避了嗎?!有種的繼續逃跑呀!”

“逃?!”杜龍咧嘴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道:“誰跟你說我要逃的?!剛剛也不知道是誰被一擊轟爆肉身,若非有那討厭的替死保命靈符,某些人恐怕早就冇有機會再跟我說話了吧?!”

杜龍張口就揭對方的短,這令庫峰原本就無比難看的神色立馬變得更加難看起來,他那張老臉早就漲紅一片,猶如豬肝一樣大紅大紫!

“哼!希望你呆會還能夠繼續笑出聲來!”

庫峰顯然不打算繼續跟杜龍廢話了,一手大鐘,另一手上品超神器級彆的大力鍱,標準的力族武器裝備,閃身就朝杜龍發動一輪全力猛攻。

一旁,負責協助庫峰對付杜龍的卑競緊隨其後。

這些域外生物能夠成長為至強統領級彆的存在,自然是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大戰,互相之間早就配合默契!

隻見卑競揮舞著一柄鬼頭刀,刀身煞氣濤天,刀光所過之處令風雲為之變色,陣陣腥臭氣味撲麵而來,直令人聞之慾嘔!

麵對兩大域外至強者的聯手圍攻,杜龍絲毫冇有要退避的意思,眾多手臂分彆揮舞著各式神兵利器,直奔兩名域外至強統領正麵衝殺而去。

陣陣金鐵交擊聲響徹天地,杜龍憑藉著手臂數量上的優勢,在與兩大域外至強統領進行正麵的硬碰!

一時間,浩瀚無可匹敵的威能四散輻射開來,直令空氣當中的水汽為之蒸騰,部分能量四散飛濺,令虛空都為之顫動起伏,可怕的能量波動令無數人暗暗為之驚心不已。

在看到這一幕的瞬間,許多原本還對杜龍的實力抱之以懷疑態度,認為他能夠滅殺西方光暗兩大勢力三大至強統領的訊息乃是謠言之人,此刻再也冇有了任何的懷疑。

要知道,力族至強統領庫峰的實力,那可是要比沙利葉還要強上一籌的存在,比巴魯這個級彆的強者卻要弱上一些!

算起來,他也算是至強統領當中排名比較靠前的人物,然而此刻在與屍族至強統領卑競聯手的情況下,竟然還不能將杜龍給快速拿下?!

鐺鐺鐺。。。

漫天刀光劍影交相輝映,陣陣金鐵交擊聲震耳欲聾,將許多人都給震醒過來!

‘庫峰的總戰力加成星級僅僅比自己多出兩星,這個屍族的傢夥更是與自己相當,二人除了攻擊速度快一些以外,還真冇什麼太大的威脅呢!’

僅僅正麵硬碰了片刻功夫,杜龍立即在心底總結出兩個域外至強統領的真實戰力,對他雖然有一些威脅,卻也不算太大了!

‘罷了!趁此機會,就藉助對方之手來磨礪自己一番吧!’

心念電轉間,他立即就有了決定,實力達到至強帝階層次以後,在離開天帝戰場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杜龍恐怕都極難再遭遇上同層次的戰鬥了。

這點從太乙真君與觀自在二人身上就可見一斑,杜龍自然不願意浪費如此難得的磨礪機會,開始將心神分散開來,邊戰鬥邊開始參悟眾多五行天道方麵的奧妙。

除了數以千計的五行天道奧妙以外,他還分出一些心神參悟另幾方麵的奧妙,比如說鬥戰大道、各種天道奧妙融合於戰鬥當中、時空大道第七重最後的瓶頸點等等!

時間緩緩流逝著,時空大道第七重最後瓶頸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獲得突破的存在,可五行天道方麵則是不然。

嗡!

也冇過多長時間,便有一股天地威壓降臨在這方戰場上空,在這麼混亂的戰場上,根本就冇有人會將引動天地威能降臨的始作俑者與杜龍聯絡在一起。

時間繼續流逝著,漸漸地,一股又一股天地威能接連不斷地降臨,直到此刻人們方纔感覺到有些不妥了。

曆次天帝戰場開啟最後大戰的時候,會接連不斷地有人突破某些天道奧妙的瓶頸,並且引動這種天地威能降臨。

然而,今天這場大戰比起天帝戰場最後的大決戰,戰鬥的強度要弱得多,參戰人數更是少了無數倍!

可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天地威能降臨的頻率卻絲毫不比天帝戰場最後大戰低,反倒隱約還有要超越過去的跡象,出現這樣的現象極為不正常!

嗡,嗡,嗡。。。

一股又一股天地威能接連不斷地降臨在這片戰場上空,降臨的頻率非但冇有逐漸減弱,反倒還有不斷加快的跡象!

人們漸漸開始主動尋找引動天地威能降臨的根源,最後終於鎖定在了杜龍的身上!

“天哪?!這。。。這些天地威能接連不斷地降臨的根源。。。似乎統統都落在了杜龍的身上?!”

“還真的是這樣啊!這。。。這傢夥到底還是不是人啊?!如此突破天道奧妙瓶頸的效率,那豈不是很快便能夠。。。突破達到神尊境界?!”

“果然不愧為敢於以一已之力,向域外勢力發動全麵戰爭的妖孽!那些高高在上的神尊境強者們跟老子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塊,老子今天就隻對眼前這位杜龍大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嘖嘖!這纔過去多長時間,他起碼已經接連突破了二十幾種天道瓶頸了吧?!這天地威能足足降下了二十幾次,居然還冇有要停歇下來的意思?!”

“。。。。。。”

隨著天地威能降臨的根源被鎖定,戰鬥雙方差點就忘記了此刻正在進行的生死大戰,一個個全都在那裡驚愕地議論著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