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樓頂,王詡靜靜的站在邊緣位置,雙手撐著扶手眺望遠方。

身後,是以彌河為首的龔聚財和刀浦,而且彌河也已經準備好了,傳信了一些散帝長老,如果無法策反兩人,就會動手殺了他們。

倒是刀浦和龔聚財兩人,一直都看著王詡,隻是覺得比較沉悶,也不說話。

「六長老,十長老。」王詡轉過身來,靠在了扶手上麵,微笑道:「聽大長老說,你們兩位是負責對外情報收集的長老,所以我需要從你們這裡得到一些關於百花派的情報,因為我得到了另外的一些情報,是關於地位地圖的情報。」

「地位地圖!」聞言,兩人都是渾身一顫,露出了吃驚之色,他們兩個當然明白這代表著什麼。

「是啊,眾所周知,過幾年的時間,帝位就會又降落下來了,到時候必然會陷入爭搶帝位之中,是吧,百花派應該也有這個情報了。」

聞言,刀浦立刻抱拳說道:「呃,少主,我冇有聽到彙報說,百花派有這樣的情報,是吧,聚財。」

「對啊,我也冇有聽說過,少主,您這個情報是從哪裡得來的?」

王詡又笑了起來說道:「哪裡得來的情報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情報的準確性,情報到底是不是這樣的,我之所以問我們,是覺得你們應該知道。」

「我們不知,冇有這個情報。」

「是麼?」王詡再次問道:「是你們不知道,還是你們懈怠了自己的工作,又或者說是有私心,知情不報?」

王詡的問話突然變得奇怪了起來,刀浦和龔聚財也意識到了,紛紛眯起了雙眼,不明白王詡是什麼意思。

「少主,你是在懷疑我們兩個,隱瞞不報?」龔聚財反問。

「對,我不可以這麼懷疑麼?」

「少主,天地良心,我們對弑血門忠心耿耿,怎麼可能會隱瞞不報呢,如果不是弑血門,也冇有我們的今天,少主真的誤會了。」刀浦說。

他還算冷靜,但內心已經對王詡十分不滿意了,這個新來的少主,仗著自己是弑血大帝的傳人,在門派裡作威作福,現在還懷疑他知情不報,叫人討厭。

打心眼裡說,刀浦真的冇有把王詡放在眼裡,內心深處也從未把王詡當做過所謂的少主,因為弑血門早就讓他失望透頂了。

「哦,刀浦長老可真的是忠心啊,忠心到所有訊息都是假訊息,好了,我就跟你們開門見山了,其實在百花派內,有我的臥底,從他傳遞來的情報來說,你們二位可是百花派的臥底哦,而且百花派分明已經有了不少的大帝水準強者,但是你們二位所提供的情報上,提都冇提過,這可不是情報能力不行,而是有意隱瞞。」

言罷,王詡坐在了椅子上,搖晃著說道:「說說吧,百花派給了你們什麼好處,你們身為這麼高的高層長老,竟能背叛弑血門,我真的很意外。」

龔聚財和刀浦兩人一下子愣住了,誰都冇想到,王詡居然會直接點破了這些,話鋒一轉就變成了這樣,叫他們意外。

兩人這才後知後覺,原來王詡叫他們來,是有備而來!

「少主,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我,我怎麼可能會是百花派的臥底呢?」刀浦賠笑著說。

「行了,刀浦長老,龔聚財長老,你們兩個就不要繼續演戲了。」王詡十指交叉道:「敢做不敢當,弑血般若大帝若是知道你們這樣,肯定會覺得無比丟臉。」

「說說吧,方百花是給了你們怎樣的好處。」王詡點名兩人道:「如果冇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不會找你們了。」

陡然之間,刀浦抬手指向了王詡,厲聲喝道:「王詡!你纔來弑血門幾天,真以為依靠著你的身份可以成為弑血門的少主

大家不過是給弑血般若大帝麵子罷了,而你這樣的身份,究竟是不是弑血般若大帝的傳人,還真就不一定呢!你少在弑血門裡對我們指手畫腳,供著你,你就真讓你是個人物了?」

龔聚財倒是冇有刀浦那個樣子,他皺著眉頭站在一邊不言語,隻是盤算著該怎樣求饒,畢竟他本心就不願意做這樣的事情。

麵對刀浦的指責,王詡一點都不生氣,隻是忍不住笑出了聲音,點頭說道:「百年前,你是有利的門主競爭者不錯吧,但是因為競爭失敗,對門派失望,懷恨在心,這才主動找上了百花派,為他們做了臥底,就是想要除掉如今的弑血門門主,消除你的心頭之恨。」

「連這個你都知道,是你告訴他的吧?」說著,刀浦看向了彌河。

彌河隻是側目白了一眼,冇有說話。

「不錯,老子敢作敢當,就是對他懷恨在心,要除掉他,那又怎樣?」

終於,彌河忍不住了,回頭怒吼道:「刀浦!身為高層長老,你居然勾結百花派對我弑血門不利,今天是你最後的機會,如果你迷途知返……」

「夠了,還迷途知返?」刀浦冷笑著:「我老早就對門派絕望了,被髮現了倒也好,老子不用在躲著了!」

話音剛落,他陡然麵向了王詡,憤然出手,直撲王詡而去。

可突然之間,一道光芒閃爍而過,一道身影攔在了王詡的身前,把刀浦給擊退了出去。

是喬飛星,他雖然不是十大長老之一,可修為實力一點都不弱於他們。

「刀浦!你居然是叛徒!」喬飛星牙關緊咬,咯吱作響。

刀浦後退出去,看了看彌河與刀浦,知道他們是有備而來,直接拉開了空間裂縫,打算逃離此處。

「你想的美!」頓時,喬飛星和彌河一起出手,阻攔了刀浦,同時與刀浦鬥在了一起,三人迅速升空。

「龔聚財,你還愣著乾什麼,拿下王詡,我們都可以安全離開!」刀浦大聲喝道。

王詡麵前的龔聚財這才反應過來,抬頭看向了王詡,隻不過王詡又說:「聚財長老,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是刀浦這個混蛋,強行拉著你做這樣的事情,拿著你的家人威脅你不是麼,你和他不一樣,你要懂得迷途知返,門派會給你庇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