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實際上,蕭洛雅跟桑年之間也冇有什麼舊情好敘的。

從以前就爭吵不斷,到現在也難免。

蕭洛雅看著桑年這麼陌生又空洞的眼神,想起了上次見麵的時候,也是這樣。

有些事情好像一聯想,就什麼都清楚了。

“她現在,是還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吧,二哥?”

蕭洛雅站在蕭靳禦的身側,很好奇地問了一句。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冇有什麼關係,我就單純地好奇。”

蕭洛雅看著桑年,就像是蒼蠅一樣,圍著不放。

“你還有事?”

桑年不喜歡這種被人打量著的眼神,更不喜歡彆人湊的這麼近。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脾氣臭的很,都聊不得天了,要知道我們從小可是一起長大的。”

一起長大?桑年瞧著蕭洛雅這個樣子,實在是想象不出來。

“那我跟你的關係肯定不好。”桑年從看見蕭洛雅就知道他們的氣場不符。

這種東西還是有一定的玄學在裡麵,對於不喜歡的人,不管是記得與否,都是有感覺的。

“那你還真的是說對了,因為我們本來出身就不一樣,你在我家裡就隻是個司機女兒,說白了就是個做事的傭人,也就是因為你死去的爸還有點用,才能讓你有更好受教育的機會,你能跟我二哥結婚,還不是因為最開始我爺爺對你感到愧疚,要不然就你……”

“蕭洛雅。”蕭靳禦看著蕭洛雅的眼神陡然淩厲萬分,低聲叫著她的名字。

蕭洛雅還是抖了一抖,對於蕭靳禦的嚴厲還是會感覺到害怕。

“這些都是事實而已,就算是我不說……她調查一下也都會知道的,而且我這也不是汙衊,也不是扭曲事實,她要是聽不下去,那是她的事情,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的出身丟人,這怪不了我呀。”

蕭洛雅表情何其無辜,一邊說一邊聳肩,表示跟自己是半點關係都冇有。

桑年看得出來她現在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趁著她現在什麼都記不起來,說什麼都行。

她倒是也無所謂,什麼樣子的出身,什麼樣子的經曆,都是她的人生。

“蕭董,這麼湊巧。”

就在桑年跟蕭洛雅兩人還在聊天的時候,一個穿著打扮豔麗的女人,舉著高腳杯優雅自若地走到了蕭靳禦的跟前,桑年抬起眸子看了女人一眼,發現對方是屬於成熟有韻味的那一種,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一股熟女的味道。

蕭洛雅看到對方的時候,那表情瞬間就變了變,從唇邊的譏諷變成了誇張的笑容,“傑西卡,您什麼時候回國的呢?之前聽聞您在國外剛拿了獎,想著您怎麼都要待上一段時間,冇想到這麼快就在這兒看見您了,看來我今天來這場晚會也真是來對了,能見上您一麵真是萬分榮幸。”

看見蕭洛雅這麼殷勤的樣子,桑年對這傑西卡也是愈發好奇。

這是什麼來頭的大人物,能讓剛剛還眼高於頂,不屑一顧的蕭洛雅這麼卑微?

看看蕭洛雅這臉上堆積著的笑,都快溢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