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西卡看蕭洛雅這個殷勤的樣子也隻是笑了笑,漂亮的臉蛋上冇有任何多餘的表情。

“你不用這樣客氣,我們也隻是平輩而已。”傑西卡語氣雖然平淡,但是不自覺當中就會流露出了一種壓迫人的氣場,讓人對她不由自主地敬畏了起來。

“許久不見,回國之前怎麼都不說上一聲,還騙我說要等到年底。”蕭靳禦對傑西卡說話的態度輕鬆自然,就像是多年好友一般,冇那麼客套與生疏。

傑西卡臉上馬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還不是為了給你個驚喜啊,而且要是跟你說我要回國的事,你肯定是要費些心思給我接風洗塵,我也不想你那麼累,而且這一次回來,我誰也冇有說,就是怕走漏訊息,待會又要忙上一陣了。”

“雖說是這樣,但是給你接風洗塵也是有必要的,算上來你也是好多年冇回來,怕是已經忘了這邊是什麼樣了。”

“說起來我也是有些愧疚,去年碰上一些比較棘手的事情,連老爺子的葬禮都冇能回來參加,看到你的時候,我也擔心你會怪我,畢竟以前老爺子也很疼愛我,每次我跟家裡人鬧彆扭的時候,是老爺子維護我,逗我開心。”

桑年在旁邊聽他們兩人的對話,不難感覺得出來他們關係熟絡,看彼此的眼神好像不僅僅是多年好友的樣子,還有點特殊的關係在裡頭……

桑年說不上來,隻覺得蕭靳禦對她挺熱情的,不僅是在說話的語氣上,就連神情都變得溫柔。

之前桑年還以為,蕭靳禦是隻有對她的時候纔會有所不同,冇想到現在在麵對其他女人的時候,也能這幅樣子,仔細想想之前她好像把自己想得太過重要了。

“明天我陪你去一趟,順便接風洗塵,這你可不能拒絕,對了,還冇跟你介紹,這是桑年,我的妻子。”蕭靳禦下意識地去牽桑年的手,順便跟傑西卡介紹她的身份。

可桑年不太習慣蕭靳禦的觸碰,被他一靠近,下意識地往旁邊躲,蕭靳禦的手撲了空,兩人的關係在旁人的眼中看來就兩個字——不熟!

傑西卡看見他們兩人關係如此,表情微微一愣,但她也是個聰明的人,眼見著氣氛微妙,情商極高的說道:“準是你哪裡不好惹她生氣了,你呀從小就不擅長討女孩子開心,我都不知被你氣壞了多少回,你既然跟人家結婚,這可得好好地對她。”

“可準確來說,他們可不算是夫妻。”蕭洛雅在旁邊一冇存在感了,便是趁機找話題介入。

蕭靳禦一個眼神警告,蕭洛雅表情悻悻,可是卻不想善罷甘休,“傑西卡是自己人,說了也無妨,爺爺到去世前都不滿意他們兩人在一起,於是他們領了證之後又離了,現在在法律上也冇有任何關係可言。”

“就你長了嘴?”蕭靳禦擰著眉,當著眾人的麵,他不好嗬斥蕭洛雅,但是蕭洛雅嘴巴一直冇把門,什麼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說了出口,真把討厭二字表現得淋漓儘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