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有誰敢偷懶,冇有人敢說自己能逃脫蛇族女子的追殺,金丹境和築基境,有質的差彆。

張凡能殺金丹境,體修之途已到易筋境,這是他們的希望,是他們的金大腿,他們雖然也有壓箱底的保命手段,但隻有一兩手,他們又能走多遠。

到了此時,他們不得不為張凡拚命,拚命阻攔蛇族女子的暴雨般的冰錐法術。

冰錐襲來,首當其衝的就是史宇豪。

啪啪啪,暴雨般的冰錐撞擊到史宇豪的防禦法術之上。隻是一瞬間,史宇豪就因為第一道防禦法術形成的光幕被冰錐擊碎,嘴角流出一絲血跡,那是內俯受傷的標誌。

接著是第二道法術防禦崩潰,史宇豪終於無法忍住,一口血噴出,隨即向後跌倒。

見此情形,唐中一抖前肢中早已準備好的甲殼盾牌,瞬間放大阻攔住繼續衝來的冰錐,那冰錐猶如無儘,從前方蛇族女子中的手中衝來。

甲殼一接觸冰錐,一**冰錐撞擊甲殼推著唐中後退,山洞的岩石地麵之上被拉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隻堅持了三個呼吸,唐中的甲殼盾牌之上已經出現了裂痕,而唐中還在被推著向後滑行。

後退中的唐中急切中艱難的吼道:“唐旗,接替。”

隻見唐中身後另外一隻青螳螂,一個側移,然後展開一隻甲殼盾牌,順利頂在了唐中身前,盾牌模樣和唐中正在使用的一樣。

正在此時,前方的蛇族女子像是更憤怒了,發出了歇斯底裡般的怒吼。“死,死,你們全都要死,全都要死。”說完開始哈哈大笑,而其放出的冰錐數量,在此刻更加密集,冰錐直徑更加粗大。

隻是一個呼吸,叫做唐旗的青螳螂已經被冰錐撞擊退出了三四步。

剛有所緩解的唐中和另外一隻青螳螂見狀,急忙前移抵住唐旗的背部,然後各自放出自己的甲殼盾牌。

隻是三隻甲殼盾牌疊加之後,還是無法阻攔住三蟲身形的後退。

正在此時前方女子的笑聲突然又是一個提高。

啪的一聲,唐中三蟲疊加在一起的甲殼盾牌,有一隻出現了碎裂,震動的威力波及開來,將三隻青螳螂震的口中吐出青色的血絲。

史宇豪現在也顧不得在後方休息了,直接在後方托住三蟲的身軀,然後一道法訣打出,放出一隻圓珠法器籠罩住三蟲,隻是依然無法阻攔緩緩後退的身形,距離身後的張凡隻有丈許遠了。

此時唐中怒吼的聲音傳來。

“熊笨,你還不出手,再不出手就來不及了,張凡死在這裡我們也要陪葬,你還在等什麼?出絕招啊!”

熊笨站在一邊看著前方山洞中央的蛇族女子,半人半蛇,分外妖嬈,隻是此時蛇族女子麵容之上滿是厲色,狂笑不止,手中的法術釋放出的冰錐不絕。

熊笨已經被驚到了,眼前蛇族女子的威勢壓的熊笨喘不過氣來。

正在此時,唐中是話語傳來,嚇到熊笨一個機靈,身後傳來一聲怒吼,熊笨的同族另一隻灰熊已經踏前兩步,手持一隻熊掌裝法器頂在了唐中三蟲的前邊。

隻是啪的一陣亂響,熊笨同族的法器熊掌瞬間被擊打的向後退去,那隻灰熊熊嘴內也流出鮮血。

熊笨見此,心中的怒意終於激起了心中的血性,壓製住了對金丹境修士的懼怕之意,憤怒開始充斥它的胸膛,兩眼中開始冒出紅光。

一對長牙慢慢從熊笨口中長出,熊笨慢慢從人立變成了四肢著地,爬伏於地麵,一瞬間一道赤紅的光華從熊笨身軀之上擴展開來,隨即兩隻熊掌法器變化為兩隻利爪,牢牢固定在熊笨的兩隻前肢之上。

唐中驚呼道:“爆熊訣?熊笨這是要拚命了?大家頂住,儘量護持好自身。此術釋放時,熊笨是六親不認的。”

說完此話,唐中繼續給阻攔前方的冰錐,顯然這隻青螳螂是已無力放出更多防禦。

話說此時的熊笨變身完畢,前肢猛的一拍地麵,一道巨大的衝擊波直向蛇族女子衝去,而熊笨則藉著這股反震之力,雙爪變為護盾遮擋在身前,淩空向蛇族女子拍擊而去。

此擊如果拍中,不死也要重傷,就算蛇族女子是金丹境修士也不行。

蛇族女子見熊笨雙掌拍來,左手冰錐之術不斷,右手一抖,一道蛇影對著熊笨衝去,瞬間捆綁住熊笨的身軀,原來是一條捆綁類的長繩法器。

此時的熊笨憤怒更加強烈,已快到了爆發的邊緣。感覺的有繩索捆綁住自己,又是一聲熊嘯吼出,全身用力,啪的一聲掙斷了長繩法器,淩空用前掌遮擋自己,擋住冰錐再次向蛇族女子拍來。

蛇族女子見狀,大喝一聲。

“給我死。”

瞬息間,長尾一掃,向著熊笨拍去。

躲避不及的熊笨硬生生承受了此擊,啪的一聲向後倒飛而回,向著唐中他們阻攔的隊列中砸去。

危機時刻來臨,唐中他們此時已有傷在身,前邊是無數的冰錐和蛇族,後方是被手帕法寶包裹住到張凡。

前不可拒,後不可退,此為絕境。

正在此時一聲長嘯從後方傳來,那是張凡的聲音,一行中除去靈智漸失的熊笨,其他一眾各自都是心中一喜,張凡脫困了。

隻見瞬息間,渾身還包裹在手帕中的張凡,猛然前移,在與熊笨倒退的身軀快要接近時,包裹著手帕的身軀一個轉動,手帕之下一隻手伸出拖住熊笨,斜著推向後方。

隨後張凡在唐中一行身前站定,微一停頓後,裹著手帕直直向蛇族女子衝去,完全不顧及身上的手帕。

隻因如此,手帕隻上被冰錐攻擊的反彈聲不覺,這也導致了手帕之上的靈力運行遲緩起來。

感覺到手帕的狀態,張凡一聲怒吼,震的腳邊長蛇不得進,隨即一陣劈啪聲傳來,張凡的身軀猛然間漲大一截,然後又突然間的縮小,瞬息間從手帕中衝出。

蛇族女子見張凡從手帕中脫困,掐動法訣就欲驅使手帕將張凡重新包裹。

張凡那會再次被困,直接一道法訣打出,神行決加持自身。

然後張凡向前急行幾步,一個翻滾就到了蛇族女子身前。

張凡一瞬間彈起,手中四尺劍,向著女子脖頸出平平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