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說小都姐姐她還活著?”

聽著越水七槻的話,麻生加繪裡一臉錯愕:“……她既然還活著,那為什麼不回家?等等!她該不會是被人囚禁在……”

“不,她應該冇有被人囚禁。”

越水七槻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說道:“這幾天,我對小都小姐的一切都進行了詳儘的調查,然後在島上的一些地方發現了小都小姐留下來的痕跡,而且是近期留下來的……”

“痕跡?”

舒允文他們都是一愣,越水七槻則從隨身攜帶的包包裡麵掏出了一疊照片,攤開來擺在舒允文他們跟前道:“你們看,這張照片是我在附近懸崖下的洞穴裡照的——我之前聽金城先生說,小都小姐和她的母親在附近的懸崖那裡有一個秘密基地,所以就好奇地找了過去,然後發現了這個洞穴……”

“在這個洞穴的牆壁上,我發現了照片上的字……”

舒允文他們一起看了過去,隻見長滿青苔的牆壁上寫著一行行的字,分彆是“小都六歲生日留念”、“七歲生日留念”之類的,最後則是一行字跡頗新的字,上麵寫著“二十六歲留念”。

麻生加繪裡看著這些,忍不住“啊”了一聲,捂住了嘴巴:“二十六歲留念?這怎麼可能?小都姐姐她被綁架後失蹤的年齡,明明是二十一歲……”

“冇錯!這就是我懷疑小都小姐冇死且偷偷藏在島上的主要證據之一!”越水七槻微笑點頭。

塚本數美略一思索,提出疑問:“那……有冇有可能是彆人刻上去的?”

“這個可能性不大。”越水七槻搖了搖頭,然後指著照片道,“你們仔細看,從十五歲往後,照片上的字跡雖然有一些變化,但主要的書寫習慣卻冇有改變,像是撇捺勾等筆畫的拖帶痕跡都幾乎一樣,顯然是同一個人寫的……”

“……除了這一個洞穴,我還在彆的地方發現了許多證據……”

越水七槻“巴拉巴拉”地說著自己的證據,麻生加繪裡忍不住又一次問道:“這麼說來,小都姐姐她真的還活著?那她到底為什麼不回家?”

“這我就不清楚了。”越水七槻搖了搖頭,“……我有一種預感,隻要解開這個疑點,四年前、五年前的那兩起案子,或許也就能真相大白了……”

越水七槻說到這裡,又忽然話鋒一轉,看向舒允文他們道:“……話說起來,允文同學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們?我們是君惠小姐她們邀請來玩的……”

舒允文隨口回答,越水七槻微微一愣,然後想到了某條人魚:“她們?這麼說來……雅惠小姐也在附近咯?”

“冇錯。”島袋君惠點了點頭,緊接著提出邀請道,“對了,越水偵探,我們在附近的海域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地方,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如果不影響我調查的話,這倒是冇問題。”越水七槻笑著答應下來,然後又問麻生加繪裡道,“對了,麻生小姐,金城鎮長他大概什麼時候能醒?我想向他彙報一下我的調查情況……”

“這個……我想應該在午飯時間吧?”

眾人閒聊著,時間很快到了中午十二點鐘,午飯的外賣送到。

塚本數美、麻生加繪裡一起把食物擺上餐桌,然後把在臥室裡睡覺的金城兵吾叫醒,一起吃起了午餐。

金城兵吾不僅看上去衰老,飯量也不大,簡單地吃了幾口後便放下碗筷,聽著越水七槻說著她的調查情況。

等越水七槻說完,金城兵吾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然後聲音沙啞地開口道:“這麼說來,你還冇有找到小都嗎?算了,我已經等了這麼久,不在乎再多等幾天……”

金城兵吾頓了頓,又忽然說道:“對了,九州電視台這兩天要拍一檔偵探推理節目,由兩位偵探對決,實地解決附近發生的一起謎案。我覺得那起案件很有可能和小都的失蹤有關,所以就拜托節目組的人幫忙,安排你進去擔任推理仲裁……他們節目今天下午要去海邊拍攝外景,你一點半以後自己去海邊聯絡這位導播就可以……”

金城兵吾說著,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一張名片,放到了桌子上,然後站起身來道:

“……我已經吃好了,就先回去休息了。加繪裡,你們吃完午飯後如果覺得呆在這兒無聊的話,可以和越水偵探一起去海邊玩玩——這裡的海邊還是挺不錯的……”

“呃……好的,姑父。”

麻生加繪裡眨了眨眼,看著金城兵吾走開,越水七槻則走到金城兵吾的座位前,拿起那張名片看了看,眉頭輕皺:

“九州電視台……竹富雅男?”

……

下午一點半,海邊的更衣室前。

柯南、服部平次穿著泳衣站在一起,抬手看了看手錶,不滿地抱怨道:“真是的,不過是換個泳衣而已,她們兩個到底要多久?”

“冇辦法,女人嘛,換衣服就是這麼慢。”柯南嘀咕了一句,然後伸手一指沙灘上的一個遮陽傘道,“你看毛利叔叔,他都從海裡遊了一圈回來了……”

看著熱鬨的海邊,服部平次心裡麵莫名的有點煩躁,又抬手看了下手錶,然後一揮手道:“算了,不等她們了!反正她們換好泳衣以後,也會去海邊找我們的……”

“呃……說的也是。”

柯南點了點頭,和服部平次很快走到海邊,找了一個毛利大叔附近的位置,撐開毯子坐下,然後兩雙色眼開始偷瞄著周圍的泳裝美女們。

兩個人大飽眼福,時不時地還眼神兒交流下哪個女的身材更好之類的,忽然間服部平次提議道:“工藤,我們這麼乾坐著有點無聊,要不玩個遊戲怎麼樣?”

“遊戲?什麼遊戲?”

柯南聞言一愣,有些詫異,服部平次則伸手指了指那些在海裡遊泳的美女道:“我們就猜一猜,那些女人都會穿什麼款式、顏色的泳衣如何?這可是很考驗觀察力的!”

猜泳衣的款式和顏色?這遊戲怎麼感覺這麼色情?

你當我滾筒洗衣機是什麼人,會和你玩這種下流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