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位,緊急召集大家,且敲響了警鐘,因為有一件關乎我帝醫門生死存亡的大事即將發生。”

嶽向天站在台上,神情嚴肅且凝重。

“確切的訊息,聖地聯合古武十大宗門,將覆滅我帝醫門搶占天崑山,他們的人有可能已經到了天崑山腳下!”

一句話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轟!”

大殿內頓時炸裂。

驚雷般的咆哮聲和怒吼聲震徹大廳。

“想滅我帝醫門,誰給他們狗膽!”

“王八蛋,搶奪天崑山,問過老子同意了嗎?”

“讓他們來,老子殺他個片甲不留!”

……

一時間,大殿裡群情激憤,吵嚷聲震天。

“諸位,安靜!安靜!”

嶽向天連喊數聲,大殿內才漸漸安靜下來。

“大家務必冷靜,聖地和十大古武宗門聯手,天下無人可擋,我帝醫門雖然號稱大夏第一門,可終究雙拳難敵四手,所以大家一定要拿出必死的決心,不給對手任何機會。”

“嶽副門主放心,想覆滅帝醫門,先從老子屍體上踏過去。”有人吼道。

“對,從我們屍體上踏過去。”無數人紛紛附和。

嶽向天很滿意,士氣可用。

“好,那本門主再來說第二個問題。”這一刻,嶽向天更加嚴肅和凝重起來:“大家請看大螢幕。”

眾人疑惑,紛紛抬頭看向前方大螢幕。

隻見大螢幕“唰”的一下亮了起來,然後螢幕上出現一個年輕人照片。

“門主!”

照片一出,全場再次轟動。

螢幕上的照片正是趙擎天。

“諸位,這張照片是誰啊?”嶽向天故意大聲問。

眾人一臉懵逼,這搞什麼?

“副門主,這不就是咱們門主嗎?”有人回答。

嶽向天神秘一笑:“開始我也這麼認為?但他叫白瑞豐。”

“啊?”大家愣住。

“想必,有些訊息靈通的人應該知道白瑞豐這個名字。”嶽向天繼續介紹:“前不久,中州皇甫家招親高調宣佈的女婿白瑞豐,就是他。”

“這事我知道,前不久,新聞報道,網上報道,到處都是。”不少人紛紛接話。

“如今這個人也已經來到天崑山附近,而且和聖地勾結在了一起,還殺了我帝醫門的人,甚至我的弟子江一流都差點死在他手裡。”嶽向天這句話,又讓眾人憤怒起來。

敢殺帝醫門的人,豈能容忍。

可是,有人還是對白瑞豐這麼像門主的事很疑惑。

“嶽副門主,你是說,這位白瑞豐,是長得和我們門主一模一樣的冒牌貨?”有人提出疑問。

嶽向天點頭,豁然提高嗓音:“不錯,他就是冒牌的。聖地和古武宗門將他帶來,就是要以假亂真,動搖我們的軍心,從而輕鬆將我等覆滅,毀滅我帝醫門千年基業。”

“這一招,陰險毒辣,卑鄙無恥,包藏禍心!”嶽向天大吼,聲音炸穿全場:“諸位,眾所周知,門主三年前獨戰白族壯烈犧牲,至今屍骨尚未尋回。”

“如果此人利用門主相同的樣貌來我帝醫門,說他冇死,現在回來要重掌大權,你們會如何?”

這句話問出,嶽向天淩厲的目光橫掃全場。

“這還用說,肯定不能讓他們的奸計得逞!”

“他敢來我就殺了他,敢冒充我們門主,老子要將他碎屍萬段!”

“對,冒充門主,就是對門主的侮辱,罪該萬死,凡帝醫門弟子,人人得而誅之!”

大殿裡的眾人再次激動起來。

“大家不要衝動,想一下這個人怎麼會和門主如此之像,萬一……”有人突然不合時宜地來了這麼一句。

“萬一什麼?這年頭整容技術這麼發達,搞一張臉很難嗎!”有人怒吼道:“你是何居心,是想讓他們奸計得逞嗎?你是不是他們奸細?”

一番大罵下來,搞得那人嚇得冷汗直流,臉色發白:“我,我什麼都冇說。”

“行了,大家彆吵了,現在不是搞內訌的時候。”嶽向天大吼:“總而言之,見到此冒牌貨,大家不要相信,全力誅殺之即可。誰若敢違此令,按叛徒奸細論處,我帝醫門弟子人人誅之!”

一句話,嶽向天下達了最高格殺令。

“是!”

眾人轟然響應,殺氣騰騰。

“諸位,帝醫門的生死存亡就靠大家了,現在各就各位備戰!各處機關全部打開,封鎖各個上山路口……”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