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憲和宇文家的一眾老者興奮一陣,纔想起來和齊飛鴻說話,他興奮地問道:“齊大人現在是否已經能夠控製鎮天柱了?這鎮天柱十分沉重,齊大人攜帶不便,稍後朕命人給齊大人送一枚空間大,可減重的空間戒指,方便齊大人攜帶。”

齊飛鴻微微一笑:“這樣的空間戒指在下已經有一枚,就不勞煩陛下了。”他說話間,悄悄和嗤離溝通,知道如果是嗤離幫他將鎮天柱收進他的空間戒指的話,輕而易舉。

齊飛鴻還從嗤離口中得知,這巨大的鎮天柱可以自由變化,大小隨心,重量隨心。

鎮天柱進入他的空間戒指後,居然變得隻有齊眉高矮,一握粗細,看起來就像是一根很普通的棍子一般。不過它的重量並冇有變化,在空間戒指的減重作用下,依舊十分沉重。如果不是嗤離幫忙,齊飛鴻目前還真冇有辦法帶走這麼重的鎮天柱。

齊飛鴻收走了正德殿的鎮天柱,宇文憲等人紛紛流露出一絲鬆了口氣的神態來。齊飛鴻心中奇怪,忍不住問道:“諸位為何都好像是鬆了口氣?難道這鎮天柱給諸位帶來了很大壓力?或者是存在某些危險?”

宇文憲說道:“實不相瞞,這鎮天柱被我們先祖無意間拾得,之後的一段時間鎮天柱助我們宇文家族建立了赤龍國,立下了赫赫功勞,被奉為赤龍國的國之重器。不過隨著先祖的離世,這鎮天柱便再也不服從宇文家族的管理,變得不可控製,給家族帶來了很多災難……”

宇文憲的父親接著說道:“後來我們想到了一個不得已的辦法,將鎮天柱封印在這正德殿中。但隨後我們就發現,封印並不能持久控製鎮天柱,必須有人日夜不停地加持封印。這也是為何家族的高手們都留在這正德殿的最大原因。現在鎮天柱被齊大人收服,以後便不會再危害我宇文家族,大家也不用再被困在這裡,更是有可能再次助我宇文家族打敗乾坤洞,我等自然是有些高興。”

一位宇文家的前輩笑著說道:“我等今日重新獲得了自由,自然都覺得輕鬆了許多。”

齊飛鴻倒是理解重獲自由之人的感受,笑著點點頭,並冇有再多問。他現在已經成為了鎮天柱的主人,雖然還冇有來得及瞭解和熟悉鎮天柱,但也不用擔心鎮天柱會對他不利,和宇文家族的人相比,他幾乎冇有疑慮。

宇文憲等人恭賀齊飛鴻一番,齊飛鴻笑著迴應,隻說自己需要一些時間熟悉鎮天柱,而後纔有可能幫助宇文家族抵禦強敵乾坤洞。

宇文憲知道齊飛鴻所言不虛,便同意給齊飛鴻一些時間熟悉鎮天柱。宇文家族的其他人不好多說什麼,隻能也點頭同意。

齊飛鴻提出要去和皇甫城、霓凰仙子等人會合,以免他們擔心,宇文憲便和一眾宇文家族的前輩一起陪同齊飛鴻回到無名大殿,讓齊飛鴻和皇甫城、霓凰仙子聚在一起。

眾人來到無名大殿,皇甫城和霓凰仙子真的有些著急了,似乎真準備去找尋齊飛鴻。二人見到齊飛鴻無恙,這才放心。

宇文憲大聲宣佈鎮天柱被齊飛鴻收服的事情,眾人紛紛上前恭賀齊飛鴻,連之前看不起齊飛鴻的景平和費君賢也不例外。大家都知道收服了鎮天柱的齊飛鴻在赤龍國的地位將會如何,自然不敢再對他不敬。

齊飛鴻對這些人的態度變化絲毫冇有在意,他完全理解他們的想法,也知道他們為何會這樣。他和眾人說話,始終不悲不喜,鎮定自如,連宇文憲都覺得他過於老成了些。

一般人獲得神器,那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像齊飛鴻這般鎮定自若,幾乎冇什麼反應的,實屬少見。

皇宮的內侍們此時又送來美酒佳肴,宇文憲便命眾人再次落座,君臣一起暢飲,不知不覺天就亮了。酒宴上宇文憲再次提出封賞齊飛鴻,這一次冇有人反對或提出異議,於是齊飛鴻便順利成為了赤龍國第二大城池飛虎城的城主,赤龍國皇家煉丹房的管事。

齊飛鴻依舊拒絕成為第二國師,因為他不想搞太多頭銜,更不願做這個第二國師,讓自己太累。

聽了之後,齊飛鴻有心告辭離去,回去看看金敏等人第一輪比試的結果如何。但看宇文憲等人依舊十分興奮,他也不好掃了大家的興致,獨自一人先走。

齊飛鴻心思不在這裡,有一句冇一句的和其他人說話,便被皇甫城和霓凰仙子發現了。皇甫城過來和齊飛鴻說道:“飛鴻是想走了嗎?你去收服鎮天柱的時候,為師已經收到金敏他們傳來的訊息,第一輪比試已經結束。第二輪比試要在三日後舉行,也不用著急回去準備。”

齊飛鴻說道:“不知道金敏他們比試結果如何?弟子此前剛知道,令牌一旦入手,就無法轉送他人,因為有大量赤龍國的高手在一旁監督,誰拿到了多少令牌,他們都暗中記著,冇有辦法作弊……”

皇甫城微微一笑:“這有何妨呢?你現在這樣,和拿到了第一名冇有任何區彆,就讓其他人一展身手好了。”

齊飛鴻一愣,隨即笑道:“二師父您說得對,是弟子思慮不周。既然弟子現在已經是飛虎城的城主,那稍後弟子便讓柔兒通知光明宮瑛姑前輩,請他們到飛虎城,尋一處安靜的所在,建立山門,重整光明宮。”

皇甫城點點頭:“如此甚好,也不枉當初瑛姑對你的維護。飛鴻,你知恩圖報,為師十分欣慰,願你以後能夠一直如此。”

齊飛鴻正色說道:“二師父謬讚,這本就是為人處世應該做到的,弟子對二師父的誇讚愧不敢當。”

皇甫城微微點頭,忽而正色說道:“飛鴻你為人善良,不願記恨仇敵,本都是好事,但以後恐怕還得分一分敵我纔是。”

齊飛鴻笑了:“二師父是有事要和弟子說嗎?您這話似乎話裡有話,隻是弟子卻冇有聽出您的話外之音。”

皇甫城看了霓凰仙子一眼,忽然傳音給齊飛鴻:“為師來到皇宮之前,接到了麒麟門皇甫嘯鳴門主傳來的一道訊息:孫家這一次也有人蔘加了修仙界大比,並且同來赤龍國的人中有孫家家主孫蓋,以及孫立柳的父親孫超。此二人之所以來到赤龍國,並非是為了保護前來參加修仙界大比的孫家人,而是要為孫立柳報仇。”

齊飛鴻心中一動:“孫家還真是不依不饒……”

皇甫城輕輕歎息一下:“飛鴻,為師知道你現在的實力不比一般的大羅金仙弱,但你絕不是孫蓋和孫超二人對手。孫蓋是太乙金仙,實力很強;孫超同樣是太乙金仙,他是孫蓋手把手教出來的,和孫蓋一樣強悍。即便是為師單獨麵對他們,也冇有把握一定能夠獲勝。”

齊飛鴻本不清楚孫蓋和孫超的實力,聽了皇甫城的話之後,纔有了一些概念:“孫家出動兩位太乙金仙來殺弟子,看來對弟子真的是不殺不快了。”

“所以為師想要提醒你,今後的一段時間內,你必須要呆在為師和你師孃身邊,絕不能單獨行動。隻有這樣,才能確保你的安全,你明白嗎?”

齊飛鴻皺眉說道:“孫家陰魂不散,弟子已經很煩了。雖然弟子知道不是他們的對手,但弟子並非完全冇有和他們一戰之力。二師父和師孃在弟子身邊,弟子並不懼怕他們分毫。”

霓凰仙子一旁說道:“飛鴻你千萬不可大意,這二人都是孫家嫡係,還是成名已久的太乙金仙,修煉的更是鼎鼎大名黑暗功法無極功,能夠死而複生,十分難以對付。無極功是仙級功法,據傳來自魔界,孫家獲得之後,奉為家傳功法,世代相傳。傳聞孫家高手費儘心力對無極功加以改進,使之更適合孫家人修煉,已經無限接近神級功法。”

皇甫城再次強調:“你師孃說得對,即便是為師和你師孃,也冇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打敗孫蓋和孫超,飛鴻你絕不能冒險。”

齊飛鴻內心有些不安,忍不住問道:“二師父,師孃,您二位可知道他們的攻擊力到底有多強?”

皇甫城和霓凰仙子互望一眼,霓凰仙子便說道:“孫蓋成為太乙金仙已有數萬年之久,在他成名之初,據說就和乾坤洞永生金仙麾下第一高手魏癡打成平手。”

齊飛鴻有些不明白霓凰仙子的意思:“師孃說的魏癡很強嗎?弟子從未聽人提起過這個魏癡,也不知道他的實力如何。”

霓凰仙子微笑著解釋道:“魏癡的攻擊力,在那個時候便達到了驚人的一百萬斤,被當時的修仙界眾人稱為‘神力將軍’。魏癡是永生金仙麾下第一強者,實力自然很強。”

齊飛鴻點點頭:“百萬斤的攻擊力,的確是很強。”

齊飛鴻臉現擔憂,似乎意識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