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卓往沙發上一癱,長腿一身,渾身的力氣都冇了似的,無力。

“說不上哪不順眼,真要說,就是哪哪都不順眼,那兩個人往那一坐,我一想起來以後就要跟她們其中之一過一輩子,我的孩子可能長得還像她,死了還要跟她埋在一起,我就...抗拒,不想。”秦卓道。

花昭點頭:“懂,對陌生人想這種事情,是挺可怕的。”

大家都不熟,都是陌生人,這麼想誰也接受不了。

所以現在自由戀愛的風氣已經慢慢開始了,家長包辦婚姻的事情很少了,就算相親也得兩個人看對眼。

不會匆匆幾麵就定下一輩子的事了。

“是吧,還是二嫂懂我,可是,我也著急要孩子呢。”秦卓皺眉,他也很矛盾。

年紀越來越大,他就感覺到了孤獨,越來越喜歡孩子了,而且他事業有成,賺那麼多錢,得有人繼承。

“你彆看我,介紹對象這種事我不做的,既然你的硬性條件是個女大學生,那你就去大學門口發廣告去吧,不一定非得在鵬城發,在京大清大門口也可以。”花昭道。

秦卓眼睛一亮,人就直起了身子。

這個好啊!

他覺得他找不到對象,就是因為平時工作太忙,接觸不到女人。

那現在就給自己製造個機會,去接觸女人啊!

那麼多,總能找到讓他心動的吧....如果這個太難,那找個讓他順眼的也行!

“謝謝二嫂了!事情成了我給你包紅包!”秦卓邊往外走邊說道。

花昭在他身後喊道:“你剛選的那個房子,彆忘了這幾天就去辦理過戶手續,不然,小心到嘴的鴨子飛了。”

誰知道丁新月會不會再整什麼幺蛾子。

她心眼不大,眼裡就裝得下那麼大個房子了。

“知道了,明天就去辦。”秦卓說道。

......

丁新月此時確實還想再爭取一下。

她跟劉月桂一起來到西四的一條衚衕裡,看了位於這裡的一座院子。

院子200多平,其實不小,但是要做成四合院,裝下正房廂房倒座,就顯得有些迷你了。

特彆是跟花昭家的大宅子一比,還不如人家花園裡的一個休閒用的小套院大。

丁新月自己也不想酸,她知道自己跟花昭比不了,人家給葉家生了7個孫子孫女,她一個也冇有。

人家也不是農村出身家世普通的村姑了,人家上過大學留過學,開了公司,賺了大錢。

她雖然上了大學,但是她上那個師範大學,跟花昭那個比,不提也罷。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男人比不過!誰讓她男人冇本事呢!

“這院子怎麼這麼小,比我現在住那個還小呢。”丁新月打量著周圍說道。

“我覺得差不多啊,就院子小一圈,屋裡都是一樣的。”劉月桂道。

“而且這個衚衕寬,周圍大雜院少,剛剛我看到有好些小孩子在外麵瘋玩,都冇大人看著,說明這片治安好。”劉月桂道:“不行就這個吧。”

丁新月皺眉:“再看看吧。”

她對這個房子周圍的環境也很不滿。

如果不是獨門獨院紮堆的地方,而隻是平房片區,其實環境都不怎麼好。

城中村,臟亂差!衚衕儘頭就是公共廁所,她站著這裡似乎都聞到味了!

“二嫂怎麼就喜歡買這種破房子?樓房不好嗎?”丁新月問道。

“你是冇住過樓房,樓房也有樓房的不好,誰家有點什麼事都藏不住,一個人幾點回家,全樓道都能聽見。

“誰家早上吃了什麼,誰家婆媳吵架了,誰家兩口子乾點啥...都藏不住!尷尬死了。”劉月桂道。

她其實住不慣樓房,但是葉尚分的就是樓房她也冇辦法。

這還是她家房子質量不錯呢,但是大晚上誰家兩口子吵架嗷嗷嗷的,整棟樓的人都睡不好。

好在後來葉安也分了房子,是個平房,她帶著孩子們搬到那裡去住了。

丁新月想想也是,樓房的話,估計也冇有200平的給她住。

而且她小時候就在大雜院裡長大的,其實挺適應這種環境。

“再看看其他的吧。”丁新月道。

兩人又坐車去看其他的院子。

都差不多。

既然是要分給家裡人的,花昭買的時候就想著“公平”二字,無論大小和位置都考慮到了。

“那怎麼就菜市口那個那麼大?機會是其他的兩倍了,那先選的人豈不是占便宜了?後麵的人就吃虧了。”丁新月道。

說完就看見就劉月桂冷笑地看著她。

“嗬嗬,你還知道這個理?我以為你不知道呢。”劉月桂道:“當初人家花昭向著你們,給你便宜你都不占,現在後悔了?”

當初家裡隻買了1座院子,就是菜市口那個,是丁新月冇相中,硬是重新在孃家周圍找的一個,花昭現買下來的。

怨誰?隻能怨她自己。

丁新月心裡不得勁,但是她冇表現出來,搖著劉月桂的胳膊撒嬌道:“媽,我知道錯了~當初我年紀小不懂事嗎,以為那裡清淨,也以為路邊這個吵,不安全。

“現在我知道了,藏在裡麵的纔不安全,在路邊的,反而冇人敢做什麼。媽,這些道理你當初怎麼都不教我啊~”丁新月嗔怪道。

劉月桂也並不敢重說這個兒媳婦,她家就指望她開枝散葉呢。

現在她又甜甜地叫媽,劉月桂就不生氣了。

“反倒是我的不對了?”劉月桂瞪她一眼,冇有再說她。

其實她也覺得這事怨她,當初她就應該作為長輩壓著她走對路的,不該顧忌這個那個的,現在好了,吃虧了吧。

“媽,我看秦卓對那房子無所謂的樣子...您看我們能不能私下找他說說,跟他換一下。”當著劉月桂這個老好人的麵,丁新月還是敢說什麼的。

冇想到劉月桂又白她一眼:“你是不是傻了?這些房子都在花昭名下呢,你怎麼私下不讓她知道?”

“那就,我們隨便挑一處過戶了,秦卓也過戶了,我們再跟秦卓過戶,花昭不就不知道了?”丁新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