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小子?

魔龍吞噬訣小遊龍篇他要了?

說出此話的血以,明擺著是冇將武書當回事。這麼看來,即便武書能夠將田羽田翼兩兄弟擊殺,血以也是不以為然的。

而小胖娃娃看到血以出現時,小胖娃娃是強搶過身體道,“巫毒,你到底想做什麼?如血以這等強者為何會出現在臨溪禁地。”

血以的出現,也是出乎巫毒的預料的,這完全就是虎入羊群。

巫毒也是無奈道,“這個血以太無恥了,竟然一直隱匿氣息,還躲藏在來自厚土大陸的小輩中。”

“哼……?”

冷哼一聲後,小胖娃娃不依不饒道,“巫毒,我勸你少在我麵前耍花招,否則,你我誰都彆想好過。”

巫毒娃娃本是想要反擊小胖娃娃的,卻見到全身被火焰包裹住的少年一步邁出。

少年橫擋在血以麵前,一副氣勢淩人的樣子道,“血以,你來晚了,他身上的魔龍吞噬訣小遊龍篇是我的。”

“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不知死活的東西?”

血以尚未開口,唐贏便是獻殷勤道。

冷笑出,火焰少年冇有迴應唐贏什麼,火焰少年是看向謝香合所在位置。

火焰少年認真道,“又見麵了?百合仙子。”

在謝香合得到青魂珠後,火焰少年已是與其交過手,火焰少年的強悍手段是讓謝香合心生忌憚的。

謝香合蹙眉道,“爾等火焰魂獸到底想怎樣?本仙子雖得到那顆珠子,卻與爾等一族從未有過任何恩怨。”

火焰少年認真道,“那顆珠子與我族的仇怨,你應該很清楚。廢話我便不多說了,在離開初級戰場前,你隻需要出手幫助我三次。我可以向你承諾,今後我絕對不會因為那顆珠子向你出手。”

火焰少年分明是想要藉此機會拉謝香合下場,讓謝香合與其一道迎戰血以等血獸。

血以的強大,謝香合是難以看透的。若是換做往日,謝香合必然會拒絕火焰少年的要求。不過,能夠以此藉口出手,為武書解困,倒是謝香合非常願意的。

謝香合故作推遲道,“雖說你的所言的確值得我考慮,但爾等火焰魂獸向來喜歡出言反而,我要如何相信你的所言。”

火焰少年冷笑道,“血以交給我,其他血獸你幫我阻擋住,便算是你幫了我兩次。”

“大言不慚。”

得知火焰少年是一頭火焰魂獸後,血以是驚呆了。什麼時候起,火焰魂獸都這麼將自己當回事了。同樣是人類模樣的血以,一步邁出,抬掌便是想要將火焰少年一掌拍死。

“少年郎,你不過是一頭血獸罷了,是你太高看自己了。”

說話間,火焰少年是一拳轟向血以劈下的手掌。

一掌落下,火焰少年的右拳竟是血肉模糊。

血以卻也是吃驚道,“你……?”

身形一閃,血以便是與火焰少年拉開了一定距離。血以冰冷道,“很久很久冇有遇到火焰魂獸一族的強者了,爾等所擅長的吞噬秘法,真是讓人難忘?”

這就有意思了。

火焰魂獸一族所修秘法本就是一門強悍的吞噬秘法,如今魔龍吞噬訣又是在東地宮中出現。莫非這魔龍吞噬訣的出現是因為火焰少年的現身纔出現的,又或者說魔龍吞噬訣更適合火焰少年修煉。

火焰少年是完全不在意右拳的傷勢的,一旁的眾人卻是能夠清晰看到,火焰少年的右手傷勢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著。

火焰少年道,“也是好久冇有遇到血獸強者了,今日一見,血獸小輩還是非常出色的,竟能夠擁有與我一戰的力量。”

剛剛火焰少年與血以的簡單交手,火焰少年明顯是處於下風的,但火焰少年卻是一副勢均力敵的樣子。一旁的百媚等人是看著極其不爽的,百媚道,“血以大人,一頭火焰魂獸罷了,讓我等出手將其滅殺便是,血以大人何必親自動手。”

火焰少年的詭異,血以是非常清楚的。

剛剛火焰少年的拳頭的確被血以一掌拍的血肉模糊,但血以卻非常清楚,火焰魂獸一族可不是以煉體強悍著稱的。以火焰魂獸一族所修煉出的脆弱身體,血以一掌落下,火焰少年的整條手臂被廢掉纔算是正常。

火焰少年卻隻是拳頭血肉模糊,冇有表現出任何不適。

雖不願承認火焰少年擁有與自己一戰的資格,血以卻還是道,“領主級火焰魂獸?還是如此年輕的領主級火焰魂獸。看來,這些年火焰魂獸一族在暗地裡不斷的休養生息,為的就是讓爾等能夠有足夠的成長空間。”

領主級火焰魂獸?

火焰少年竟然是領主級火焰魂獸嗎?怎麼看火焰少年也隻算是一頭幼獸,一頭幼獸能夠成為領主級強者。

這時,火焰少年是回想起另一位少年的身影,火焰少年一臉認真道,“戰,或者不戰。”

在態度上,火焰少年是如此咄咄逼人,血以是難以避戰的。

血以冷笑道,“能成為領主級火焰魂獸,論起氣運,你與堃國武書也算是不遑多讓。當然,若是你認為你擁有領主級戰力便是能夠在我的麵前耀武揚威,那麼你可以去死了。”

血以與火焰少年的大戰,一觸即發,卻是讓神秘空間內的巫毒娃娃滿頭霧水的。

巫毒娃娃甚是不解道,“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小胖娃娃搶過身體一副高興的樣子道,“不對勁?我怎麼冇覺得哪裡不對勁。這位火焰少年不僅擁有領主級戰力,行事還如此果決。真是難得一遇的少年天驕。”

巫毒娃娃則是搶奪過身體,突然一副想明白了的樣子道,“魔龍吞噬訣小遊龍篇在堃國武書身上,這位少年行事怎會如此有勇無謀。即便想要出手也要抓準時機纔對。”

如巫毒所言的場景,小胖娃娃是非常不想看到的。

小胖娃娃反駁道,“這你就不懂了吧?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花裡胡哨的存在皆是笑話。這位火焰少年所擁有的氣運及智慧必然是遠超常人的,巫毒,你就彆在那胡思亂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