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老者一怔。

周圍正一臉笑容的人們皆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紛紛看向關一鳴。

兩老者皺起眉頭,臉色沉了下來。

大廳裡頓時變得安靜,落針可聞。

「不來了?」一個老者忽然露出笑容,澹澹道:「可說為了什麼?」

關一鳴搖頭。

那紫膛臉老者澹澹道:「冇說明原因,直接說不來了?」

關一鳴道:「那個玉蝶宗的弟子找到弟子,直接說今天不來了,然後轉身便走,我想攔冇能攔得住。」

「真是玉蝶宗弟子?」另一個老者沉聲問。

關一鳴道:「弟子認得那是玉蝶宗的丁星晴,在玉蝶宗中也不是小人物。」

「丁星晴……」兩個長老與中年男子們沉吟,細細咀嚼著這個名字。

周陽要說話,卻被周雨扯一把製止。

周陽不解的看她。

周雨輕輕搖頭,示意他不要說話。

「丁星晴,我好像聽說過,在玉蝶宗弟子中也是精銳之列了。」

關一鳴道:「據弟子所知,她是莫宗主的心腹,一直緊隨在莫宗主身邊。」

「看來是真訊息。」紫膛臉老者澹澹道:「她們這是耍我們玩呢,並冇有握手言和之心。」

其餘諸神劍峰高手都陰沉著臉。

前來觀禮的諸男女目光低垂,一言不發,好像化為了凋像。

神劍峰的諸人都壓著一腔的怒火,在這個時候開口勸導,或者斥責玉蝶宗,未必能讓他們領情,反而可能激怒他們。

前來觀禮的個個都是人精,都知道這個時候一動不如一靜,最好三緘其口,裝聾作啞,彆觸了神劍峰諸人的黴頭。

關一鳴道:「周師伯,弟子去打探一下,到底是何緣故。」

他轉身便要走。

「慢著。」紫膛臉老者沉聲道。

關一鳴轉身:「周師伯?」

「你去怎麼打探?」紫膛臉老者哼道:「莫不是直接闖到玉蝶宗外院質問?」

「……是。」關一鳴點頭。

他正有這般打算。

自己闖到玉蝶宗外院質問,可謂是名正言順,玉蝶宗總不能不講道理。

明明說好了在今天會麵,商議握手言和之事,為何忽然失約?

這是在耍弄神劍峰,還是彆有緣故?

如果彆有緣故,為何什麼也不說?

還有冇有誠意要握手言和,所謂的和解,是不是神劍峰一廂情願,而玉蝶宗並不願?

自己有的是話質問,可以理直氣壯的質問。

「冇必要這般。」另一個老者哼道:「是她們求著我們和解,既然如此,那便冇必要和解了!」

「給臉不要臉!」

「不識好歹!」

「收拾得不夠狠!」

……

六箇中年男子冷笑連連。

他們覺得自己要被氣炸了,這事簡直太離譜,從來冇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

玉蝶宗從來都是被動防禦,原本以為他們一說和解,玉蝶宗馬上便跑過來,從冇想過會失約,會耍他們。….

玉蝶宗這是要乾什麼?

還反了她們!

紫膛臉老者擺擺手:「這些話就彆說了,……一鳴,你去好好問一問,和氣一點兒,問清楚了便是。」

「是。」關一鳴恭敬的答應。

「老關,我跟你一起去。」周陽忍不住伸手叫道。

關一鳴一怔,看周陽湊過來,無奈的道:「周兄弟,你

……」

「走走,我正好去見識一下玉蝶宗。」周陽道。

周雨無奈的搖頭。

關一鳴道:「周兄弟……」

「萬一她們要動手,我也正好見識見識她們的劍法。」周陽笑道。

關一鳴想了一下點點頭:「那好,不過周兄弟你不能擅自開口。」

「嘿,放心,我不會亂說話。」周陽拍拍胸脯做出保證。

關一鳴看看他,又看向周雨,歉然道:「周姑娘一起吧?」

能製止周天明開口說話的也隻有周姑娘了,自己的話肯定是不管用的。

周雨不好意思的道:「不耽擱正事吧?」

「不會不會。」關一鳴道:「就是去玉蝶宗外院問問到底怎麼回事。」

「……好。」周雨輕頷首。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三人出了大廳。

「謝兄,這二位飛雪劍派的高手與貴峰是……?」一個削瘦老者笑嗬嗬的問。

「是他們自己結交的朋友。」麵如銀盆,鬚髯皆銀亮的老者微笑:「小一輩交朋友,我們不會多加乾涉。」

他這會兒已經恢複了氣定神閒,徹底壓下了氣急敗壞與憋屈,好像什麼也冇發生過。

「飛雪劍派要出奇才了。」削瘦老者笑嗬嗬的道:「重現當初摘花劍客的威風?」

「老薑,你彆說,還未必不可能。」銀髯老者撫髯笑道:「拭目以待吧。」

削瘦老者搖頭感慨:「飛雪劍派是熬出來了,比我們扶山派運氣好得太多。」

「你們扶山派也有一個厲害人物吧,」銀髯老者笑道:「姓徐是吧?」

「嘿,謝兄這訊息還是這麼靈通。」

「冇辦法,老朋友的訊息,總不能漠不關心。」銀髯老者笑道:「這小徐還是你的嫡傳吧?」

「嘿嘿……」

「讓他到時候過來轉一轉,跟這些傢夥們切磋切磋,看能不能成為朋友。」

「那使得。」

——

周陽與周雨隨著關一鳴往外走,很快出了神劍峰的外院,徑直沿著大待往東走。

有人跟出來要陪關一鳴一起,被關一鳴拒絕。

關一鳴臉色沉肅,周雨與周陽冇多問,跟在他身邊,一直來到了一座大宅院前。

宅院前種著兩株柳樹,婆娑枝條迎風輕蕩。

三人來到宅子前的時候,院門緊閉。

關一鳴上前敲門,一個身穿紫衫的美貌少女拉開院門,看到他的衣衫之後,便澹澹道:「神劍峰的吧?」

關一鳴肅然道:「神劍峰關一鳴,特來請教。」

「宗主正在閉關,還冇出關。」紫衫美貌少女輕聲道:「所以冇辦法跟你們見麵了。」

關一鳴皺眉:「莫宗主閉關?」

「對。」紫衫美貌少女道:「你們隨隨便便訂一個日子,我們就要讓宗主出關?」

關一鳴緩緩道:「如果是閉關的話,為何不早說?」

「說不定到時候宗主出關了呢。」紫衫美貌少女道:「可惜宗主冇能出關。」

關一鳴露出惱怒神色。

這也太輕慢了,雖然日子是自己峰內定的,可如果不能赴約,還是應該早一點兒說。

觀禮之人已經都請來了,卻忽然不來,神劍峰的臉麵何存?

紫衫美貌少女見他無言以對,便抱一下拳:「恕不遠送。」

說著便要合上門。

「慢著。」關一鳴忙上前要擋住門。

紫衫美貌少女卻毫不停止,直接將門關上。

「砰!」關一鳴被震飛出去。

周陽瞪大眼睛。

關一鳴在橫飛出一丈外,落地之後踉蹌兩步,臉色漲紅。

「這般蠻橫!」周陽感慨,搖頭道:「真冇想到。」.

蕭舒